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正是风起时】(1.3-1.4)【作者:flyfei】
【正是风起时】(1.3-1.4)【作者:flyfei】
字数:160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雪帆上位

  1983年12月

  本章人物

  叶雪帆:女,22岁,观井街道女警

  嵇国安:男,42岁,市局纪委主任

  贾同方:男,33岁,公安局副局长

  云叶丰:男,23岁,叶雪帆丈夫

  云泰生:男,61岁,云叶丰父亲

  云叶丰已经离开南岭市快三个月了,这三个月叶雪帆似乎所有的生活都改变了,女儿送到广东公公家里去了,是张婶和自己一个老乡一起送过去的。走的时候,叶雪帆眼泪水哗啦啦留,但几个女儿还小,什么事情都不懂,只知道眨眼睛。云叶丰去云南以前,特意绕路去了趟广东肇庆自己老父亲家里。他父亲是个老兵,今年六十一岁了,身体还算结实。他父亲名叫云泰生,小时候云叶丰还笑话他父亲的名字土。

  叶雪帆收到了云叶丰从广东寄来的信,说女儿一切安好,说肇庆这个地方山清水秀,让女儿在这里好好长大,希望叶雪帆好好在新的岗位工作。信里他还寄了一张照片,是民国时候一个国民党军官的照片,照片已经泛黄了。云叶丰说是父亲给他的,但是也没说这是谁,让他保管好,以后再告诉他。云叶丰心想自己马上要去新的部队报到,随身带张国民党军官照片怕有不利,就给叶雪帆寄了过去。

  叶雪帆在新的市局的办公室里看着信和照片发呆。照片里的人好像和云叶丰有几分相似,难道是云叶丰的亲人。但是想想又不对,因为叶雪帆知道云叶丰是红军之家。照片背面还写了很多数字,不知道啥意思。叶雪帆也没有太多心思。她叹了口气,这几个月以来,身边女儿丈夫都走了,她不知道是放纵还是发泄,与贾同方的淫乱已经越来越无休止了,令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天生淫荡。而刚才中午在贾同方办公!室里的经历更让她面红耳赤。

  事后让她更进一步进入沉思的,是贾同方和她讲的一段话:「雪帆,我估计中国这形势,不久经济就会越搞越活,这一活的话,咱们公安要管的事情可就不是简单的治安管理,咱们就可以管到一些私人公司了,而且这私人公司一多,经济一活,肯定会冒出一些团伙。他们相互斗相互打,我们就要想办法在中间周旋,获得我们的好处……」

  叶雪帆经过了这几年与云叶丰的间隙分居,又经历了这次云叶丰的事件,她变得更冷静睿智了,她意识到贾同方的话是对的,甚至,她有点庆幸自己跟了贾同方,而且也离开了云叶丰……这个念头一散即逝,叶雪帆不敢多想。他继续思考贾同方说的话:「现在估计市局会逐步成立一个经济犯罪侦查处,我作为副局依然把握住刑事这条线,以后我会把打黑犯罪这条线拿过来。……但是,你现在资历这么浅,会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争取到这个位置。……除非,去找市局纪委的嵇国安主任,他原来是市长秘书,有资历,在年轻干部提拔上,他有绝对话语权。」

  几个月的事情,让叶雪帆变得成熟了,她很清楚贾同方最后交待的那句话:「你要有所牺牲。」

  但她没有完全明白贾同方最后呵呵笑完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这老小子有点变态的……」

  叶雪帆既然下定决心了,说到就会作到,她绝不后悔。她通过这段时间的体验,隐隐感觉到实力的重要。她不要依赖自己薄情的父亲,薄情的丈夫,她要靠自己上位。她这么美,不就是被操吗!这有什么的。

  嵇国安是个老江湖,表面上嵇国安是个和蔼和亲的主任,但等叶雪帆到了嵇国安的房间,嵇国安第一件事情就让叶雪帆脱光衣服,叶雪帆就按嵇国安说的做了,她脱的一丝不挂,叶雪帆对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她想嵇国安一定会扑过来操她,然后就可以结束了。

  但没想到的是嵇国安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叶雪帆想起贾同方说的话,「这老小子有点变态的……」她心里一冷,看见嵇国安拿出一根棉绳。嵇国安原来是个虐待狂,也因此他的妻子很早就离开了他,他因为所在公安,有机会大量收缴因为改革开放传来的色情录像带和色情书籍,尤其是来自日本的虐待电影和书籍。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嵇国安就用手中的权力来威胁那些有求于他的女警或女干部,因为嵇国安知道这样做既不会传出去损害嵇国安的名誉又能够满足嵇国安那变态的欲望,而叶雪帆却事先一点也不知道,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心里只能狠狠的骂贾同方。

  嵇国安用棉绳把叶雪帆五花大绑起来,然后让叶雪帆跪在地上撅起屁股,拿了两根托人从日本带回来的电动按摩棒插进叶雪帆的阴道和肛门,打开开关后让叶雪帆为嵇国安口交,叶雪帆的阴道和肛门被那两个大号按摩棒撑的很痛,叶雪帆发出痛苦的呻吟,可嵇国安却非常兴奋,嵇国安的鸡巴居然慢慢的硬了起来,在叶雪帆的嘴里来回抽插著,最后在叶雪帆的嘴里射精了。

  而叶雪帆仍然撅在那里,嵇国安休息了一会后站了起来,把插在叶雪帆的阴道和肛门里的按摩棒拔了出来,然后把叶雪帆带到浴室,解开绳子,把叶雪帆放在一张按摩床上,又用绳子把叶雪帆的左手和左脚,右手和右脚分别绑了起来。
  嵇国安拿出一个医院用的灌肠器,灌满甘油,把灌肠器的头部插入叶雪帆的肛门,把大约一千毫升的甘油全部注入叶雪帆的体内,然后用肛门塞紧紧地塞住肛门,叶雪帆的肚子涨的非常难受,一股强烈的便意让叶雪帆发疯,就在叶雪帆忍无可忍的时候,嵇国安猛地拔掉肛门塞,一股黄色恶臭的液体喷涌而出,射在浴室洁白的瓷砖上。一直咬牙忍受的叶雪帆,在这种前所未有的羞辱下,经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而这时叶雪帆发现嵇国安的鸡巴居然又硬了起来,嵇国安用水洗净叶雪帆的屁股后就把他那又大又硬的鸡巴插进叶雪帆的肛门,叶雪帆的肛门从来没被人干过,所以嵇国安插进去的时候叶雪帆有一种疼痛欲裂的感觉,她大喊一声:「贾同方我操你妈啊!!啊……」

  嵇国安丝毫不理睬叶雪帆,一边干叶雪帆的肛门,一边用手使劲捏叶雪帆的乳房和乳头,叶雪帆真的很难受,可叶雪帆被绑的紧紧的,又无法挣扎,纸好被嵇国安肆意蹂躏,叶雪帆很奇怪嵇国安为什么对自己的屄不感兴趣,嵇国安干了足有将近一个小时才射精,这时候叶雪帆的屁眼已经变成一个很大的洞而合不上了。

  嵇国安很满意,让叶雪帆尽管放心。叶雪帆什么也没说,离开了。她第一时间想冲到贾同方的办公室去找他算账,但进去后才知道贾同方去外地学习了。贾同方的助手给了叶雪帆一个密封的信封,说是贾同方给她的。叶雪帆忍着气,回家拆开一看,上面写着四个字:苦尽甘来。

  ——

  从此以后的两个月,每隔一周嵇国安就会把叶雪帆叫去,让嵇国安尽情的虐待,嵇国安的花样很多,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捆绑、灌肠、滴蜡、虐乳、虐阴,最变态的是嵇国安竟然让叶雪帆吃嵇国安的大便!叶雪帆吐得胃都翻出来了,但叶雪帆如果不同意嵇国安就威胁她,说调动的问题他不会帮忙。

  还有一次嵇国安在医院值夜班,嵇国安打电话把叶雪帆叫了过去,叶雪帆想这么晚了叫叶雪帆过去肯定没什么好事,但叶雪帆又不敢不去,等叶雪帆到了嵇国安的办公室,里面就嵇国安一个人,嵇国安对叶雪帆说晚上一个人值班太没意思,要和叶雪帆好好的玩玩。

  嵇国安把叶雪帆带到法医检查室里,让叶雪帆把衣服全部脱光,叶雪帆纸能照嵇国安的话去做,脱光衣服后嵇国安让叶雪帆躺倒在检查床上,劈开两条雪白的大腿,露出叶雪帆那毛茸茸的小穴,嵇国安用手摸了一会后就用嵇国安的舌头去舔叶雪帆的阴蒂,没多久叶雪帆的小穴里就流出水来,这时嵇国安站了起来,去器械柜里拿出一个检查包,叶雪帆不知道嵇国安要干什么,但叶雪帆知道今天晚上嵇国安一定会把叶雪帆折磨的死去活来的。

  果然嵇国安从包里拿出一把剃刀,然后在叶雪帆的屄上用毛刷刷了很多的肥皂液,就是把叶雪帆屄上的毛都用剃刀刮干净,嵇国安刮的很慢也很认真,把叶雪帆屄上和肛门周围的毛刮的干干净净,刮完后嵇国安用换药用的敷料把叶雪帆的屄和肛门擦的干干净净。

  然后嵇国安让叶雪帆躺到一张特制的床上去,分开叶雪帆的两条大腿紧紧的固定在两边的扶手上,又把叶雪帆的双手绑在一起固定在床头上,这样叶雪帆连动一下都很困难,嵇国安又拿出两条绳子,把叶雪帆的两个乳房从根部紧紧的捆了起来,就像两个大汽球,连乳房上面的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叶雪帆发出痛苦的叫声,嵇国安又用口塞把叶雪帆的嘴堵了起来。

  嵇国安在旁边欣赏了一会后拿出一个阴道窥镜,慢悠悠地插进叶雪帆的屄里,把叶雪帆的屄扩张到最大的程度,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嵇国安又把一个毛刷伸了进去,慢慢的转动著,叶雪帆的阴道里痒极了,就像有千百万纸蚂蚁在里面爬,叶雪帆极力的挣扎著,嘴里的口水从口塞的洞里流了出来,弄的胸脯上粘糊糊的,嵇国安就这样折磨叶雪帆有半个多小时,小屄里的阴水就像泉水一样不断的涌了出来。

  嵇国安也非常的兴奋,过了一会嵇国安把窥镜拔了出去,又拿出一个大号的注射器来,嵇国安抽满肥皂液后就把注射器的头插进叶雪帆的屁眼里,把肥皂液全部注进叶雪帆的直肠里,嵇国安足足在叶雪帆的肛门里灌进去一千五百毫升的肥皂液。

  叶雪帆的肚子涨的就像要裂开一样,嵇国安用肛门塞把叶雪帆的肛门紧紧地塞住,叶雪帆有一股非常强烈的排便感,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嵇国安在旁边看著叶雪帆痛苦的样子发出阵阵的阴笑声。就这样叶雪帆坚持了大约半个小时,嵇国安猛地拔出肛门塞,随著一阵巨响一股褐色的液体喷射而出,足足射出叁米多远,弄的地上全是臭气熏天的液体,嵇国安用水管把叶雪帆身上的液体衝洗干净,然后把叶雪帆从床上放了下来。

  休息了一会,嵇国安又用绳子把叶雪帆捆了起来,让叶雪帆跪在嵇国安的脚下,嵇国安掏出嵇国安的鸡巴,放进叶雪帆的嘴里,弄的叶雪帆几乎要窒息,嵇国安的鸡巴在叶雪帆的嘴里来回抽插著,嵇国安的鸡巴越来越硬,这时嵇国安叫叶雪帆撅起屁股趴在地上,把嵇国安那又硬又粗的鸡巴猛地插进叶雪帆的屁眼,叶雪帆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叫,嵇国安又把叶雪帆的内裤塞进叶雪帆的嘴里,在叶雪帆的屁眼里来来回回地抽插著,有时侯嵇国安也把鸡巴拔出来插进叶雪帆的阴道里,但大部分时间是在屁眼里。

  嵇国安在叶雪帆的屁眼里足足干了一个多小时才射了出来。

  ——

  「嵇主任,叶雪帆那骚屄被你调教得怎么样了啊?哈哈!」贾同方在电话里放声大笑。

  「同方啊,真有你的,用经济侦查处这个位置来要挟她。明明这个位置就是你可以说了算的,非要把我老嵇算上。还让我少操她的屄,多操她的屁眼,你啊!哈哈!……」

  ——

  贾同方吮吸着奶子,另一只手则滑向叶雪帆的屄,他的手顺着叶雪帆的奶子向下,滑过她的腰,伸进她的睡裤,摸着她的大腿,叶雪帆被摸的气喘吁吁,屄里面痒痒的难受,她的心随着贾同方的手接近她的屄,她屏住呼吸,期待着等待着,当贾同方的手摸着她的屄时,她一下又叫了出来。

  他只觉得叶雪帆的屄毛浓浓的,挺顺滑,摸到叶雪帆的屄缝时,只觉她的屄里水汪汪的,淫水已经打湿了她的睡裤,湿湿的粘粘的。

  叶雪帆此时已经酥软,内心深处也没有丝毫的反抗意识,只剩下了原始的欲望,她喉咙里有丝丝呻吟声音。被嵇国安凌虐的这两个月,她先是忍气吞声,后来大哭,然后麻木,最后居然开始适应了嵇国安的各种凌虐,问题是,嵇国安每次都喜欢插她的屁眼,而很少操屄。两个月下来,叶雪帆在被各种性虐的折腾下,居然欲火焚身,盼望着贾同方早日学习归来。

  贾同方直接将她的睡衣全部退去,用手将她的腿分开,叶雪帆非常配合的分开腿,只待贾同方的进入。贾同方把鸡巴顶到叶雪帆的屄缝处,用手掰开她的阴唇,将鸡巴慢慢插入,叶雪帆只觉小屄里有硬棒棒的异物侵入,阴道被鸡巴的一点点撑开,相当刺激。

  由于叶雪帆屄里淫水太多,所以鸡巴很顺利的插进了一小段,这时他把叶雪帆按在床上,吻住叶雪帆的嘴,吮吸着叶雪帆的舌头,然后腰部用力向下一捅,鸡巴一下子插进了叶雪帆的屄洞深处。贾同方只觉得鸡巴被叶雪帆的小屄紧紧的包着,暖暖的热热的很是舒服,停了一会后开始慢慢抽插起来,鸡巴被阴道内壁摩擦着相当爽快。随着抽插的进行,叶雪帆屄里淫水越来越多,她只觉得屄里又痛又酸又爽,鸡巴摩擦着阴道很是舒服。贾同方刚开始只是慢抽慢插,后来慢慢加快了速度,只操的叶雪帆嗯阿直叫:「嗯……啊……啊啊……」气喘吁吁,但她仍刻意压抑着呻吟和淫叫,倔强的她可不想让贾同方误会她如此不济,丢人丢脸。

  叶雪帆觉得屄里面滚烫滚烫的,情欲一点点高涨起来,眼看就要高潮了,这时贾同方急急地插了几下,然后一下子全根插到叶雪帆的小屄深处,就一泄如注,叶雪帆只觉屄里面鸡巴突然变粗变大,然后被狠狠的插了几下,一汩汩的水柱冲进骚屄深处,直爽的叶雪帆全身颤抖,淫叫几声,美中不足的是叶雪帆还没有达到高潮。

  「雪帆,刚才操的你舒服么?」

  「嗯。」叶雪帆羞红着脸点点头。「舒服你怎么不叫啊?你不叫我怎么知道你爽不爽呢?」

  「你真鸡巴讨厌!」

  「你个骚货,下次操你的时候,叫的大点声,叫的淫荡点,男人都喜欢女人在床上骚一点,就像欠操的裱子一样淫荡。」

  叶雪帆想不到贾同方会直接用粗口来要求她骚一点,嗔怪的推开贾同方,去卫生间洗屄里流出来的精液。叶雪帆蹲在地上,只见一股粘粘的精液,从自己的骚屄里滴下,但仍有粘丝连着屄上,再看自己的小屄,被操的红红的,屄豆豆仍翘立着,淫荡的气息从骚屄中飘散出来。

  叶雪帆拿莲花蓬对着小屄开始冲洗,只觉凉水冲在小屄上又痛又爽,叶雪帆用手翻开自己的阴唇,用水来回冲刷小屄,就这样叶雪帆似乎都有了感觉,小屄有淫水渗出,每次摸小屄豆豆都又酸又爽,摸了一会屄豆豆,小骚屄也洗干净了,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后叶雪帆又被贾同方摁到床上,对她上下其手,只片刻叶雪帆就被摸的气喘吁吁,淫心高涨,小屄里淫水又流出来了。贾同方用手一摸她的骚屄发现已经水漫金山,随即用手指猛按叶雪帆的屄豆豆,或用手指扣弄叶雪帆的阴道,直搅得叶雪帆淫叫连连。叶雪帆心里痒痒的,阴道里骚痒难耐,特想再被他抽插一番,而贾同方也是一柱擎天。

  「骚屄,想让我操你么?想就说,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叶雪帆红着脸,又羞又急,就是不肯说。

  贾同方见她不说,手上加紧动作,对奶子又揉又捏,对奶头又夹又拉,对屄豆豆又按又揉,对屄洞又扣又插,直搅得叶雪帆骚屄里淫水四溅,小屄里也啪啪直响,嘴里也嗯啊直呻吟。

  「骚屄,要不要我操你啊?」

  「要……」叶雪帆终于低声说了出来。

  「要什么啊?」

  「要你操我……」

  「操你哪儿啊?」贾同方见叶雪帆已经急促的喘了起来,继续引导她说粗话。
  「操我的……屄……」女人一旦放弃了反抗就什么也不在乎了。

  「连起来说一遍,大点声,不然我可听不见」

  「我要你操我的屄,贾局长快点操我,别折磨我了。」叶雪帆急不可耐的说。
  贾同方不再忍耐,用腿分开叶雪帆的双腿,把鸡巴顶在叶雪帆的阴道口上,「骚屄,我来了」说完用力一捅,鸡巴一下子就没入叶雪帆的屄里。叶雪帆只觉阴道一下子就被撑开了,鸡巴一下子就顶到了自己的屄心,直爽的自己情不自禁的一声呻吟。贾同方就着她屄里漫漫的淫水,不再停顿,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次次全根没入叶雪帆的屄洞里,直把叶雪帆操的直叫「嗯……啊……啊……」叶雪帆只觉得鸡巴次次操到屄洞底,鸡巴摩擦着阴道壁,又痛又酸又爽,说不出的一种滋味,但不管怎样,叶雪帆喜欢这种感觉,她把小屄向上抬起,迎接鸡巴的横冲直撞,迎接鸡巴对她小屄的洗礼。

  一阵抽插后贾同方累得气喘吁吁的趴在她身上休息,而叶雪帆也爽的气喘吁吁「操的你爽不爽?」

  「爽!」叶雪帆随红着脸却很爽快的回答。

  「爽你咋不叫,要叫我使劲操你的骚屄,知道么骚货?在床上要像个妓女一样骚,这样操着才带劲!」

  叶雪帆羞红着脸,一句话都不说。贾同方停了一会后又开始抽插起来,还是每次都把鸡巴深深插进叶雪帆的屄洞里,只插了几下叶雪帆就开始扭腰摆臀的配合着抽插,嘴里也开始呻吟起来:「啊……嗯……好大……贾局长你操的好深……啊……同方……操我……使劲操我……啊……好酸……啊啊……好爽……好老公操我……」

  听着叶雪帆的淫声浪语,他更加用力的操着叶雪帆的骚屄,双手也用力揉搓着叶雪帆的奶子,叶雪帆只觉屄豆豆被两个人的阴毛摩的又痛又酸,酸的叶雪帆心直颤身直抖。

  「骚屄,操的你爽吧,你个骚屄,看我怎么操死你,骚货,我操我操……」
  叶雪帆被贾同方说的又羞又刺激,只觉奶子被揉的热烘烘的,小屄被鸡巴摩擦的超爽,小屄深处也被鸡巴顶着,感觉鸡巴已经顶到自己的子宫口了,感觉快不行了,嘴里也更加淫荡的呻吟起来「啊…好爽…啊…老公…你好厉害…啊…操的好深…啊啊…好老公你太厉害了…啊…操我…老公…使劲操我…啊…碰到了…啊…老公…使劲使劲啊…啊…操我操我…操死我了…啊…」

  叶雪帆只觉的鸡巴每次插进屄里都碰到一个肉肉的东西,每次鸡巴碰到这肉球,都让叶雪帆爽到了极点,叶雪帆用手用力按住贾同方的屁股,小屄向上一躬一躬的,渴望着被操的更深一点「啊…老公…你操的…啊…好深阿…啊…快操死我了…啊…操我…啊…使劲…操我…啊…碰到了啊…啊…操到我的屄心了…啊…老公加油…使劲操我啊…啊……」

  随着叶雪帆一声长长的呻吟,叶雪帆紧紧的抱着贾同方,小屄用力向上顶着,全身绷的紧紧的,小屄里面一松一紧的,像嘴巴一样吸着贾同方的鸡巴,而淫水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沿着鸡巴流出来,顺着屁股流过屁眼流到床单上,叶雪帆被操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叶雪帆娇喘吁吁,眉眼如丝,面如桃花,软软的如待宰的羔羊一样躺在男人的身下。贾同方只觉鸡巴被叶雪帆的骚屄夹着,里面一松一紧的亲吻着阴颈,他停留片刻后,又开始在叶雪帆身上纵横驰骋起来,鸡巴每次都从叶雪帆的屄里完全抽出,然后再狠狠的插进去,直操的叶雪帆屄里淫水飞溅,两个人的阴部啪啪的碰撞在一起。

  叶雪帆只觉小屄被火热的鸡巴操着,感觉酸的受不了,连脚指甲都觉得酸酸,酸的她忍不住又呻吟起来「啊…老公好酸…啊啊…老公加油…啊…使劲操我…啊」
  这时贾同方也达到了极点,用力的快速地猛插起来,直操的叶雪帆大叫起来,感觉屄里的鸡巴又大了一圈,操的她更深了。

  「啊……老公好大…操死我了…啊啊啊…操到肠子了……啊啊…操死我了…老公加油……快…射进来…操我啊…」

  这时贾同方低吼一声,把鸡巴深深的插到叶雪帆的屄里面,然后将一股股的精液射进叶雪帆的骚屄深处,直射了七八下才停止,高潮后的两人紧紧搂在一起。满足后的叶雪帆满意的躺在贾同方的怀里,任由他揉搓着自己的奶子,任由屄里的淫水精液慢慢滑落,打湿了一大片床单。这天晚上叶雪帆又被贾同方操了两次,早上起床前又被狠狠的操了一次,每次都把叶雪帆操的大声淫声浪语,贾同方数次把精液射进叶雪帆的小屄深处,这一晚直操的叶雪帆早上屄红红的,不敢闭上腿,走路屄就痛,床单也湿了大半。

  自此每天晚上叶雪帆都要被贾同方操屄,都把叶雪帆操的爽歪歪,而叶雪帆也慢慢主动淫声浪语,接受贾同方的粗口,贾同方叫她骚货裱子等称呼她也答应着了。

  谁也不知道,叶雪帆是真的堕落了,还是为了权力放弃了自己尊严。这一切或许只有叶雪帆自己知道了。

             第四章:赶赴越南

  1984年2月

  本章人物

  叶雪帆:女,23岁,市局经济科长

  嵇国安:男,43岁,市局纪委主任

  贾同方:男,34岁,公安局副局长

  云雁荷:女,22岁,黑蝴蝶副队长

  云嘉雨:女,17岁,云叶丰妹妹

  凌风:女,26岁,黑蝴蝶队长

  糜一凡:女,23岁,黑蝴蝶女兵

  杨凌晓:女,21岁,黑蝴蝶女兵

  吴春冬:女,28岁,黑蝴蝶一班长

  罗妙竹:女,21岁,黑蝴蝶女兵

  ——

  一九八四年,春节,每家每户都爆竹连天。但南岭市的军区大院里,显得安静很多。而这里还有一户人家,几个月前,这户人家一家五口还外加一位老阿姨,其乐融融,虽然男主人要经常在部队里,只能休假的时候与家人团聚,但是这次的春节,里面只有一个女主人,而且显得慵懒疲倦。

  叶雪帆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着照片发呆。几天前,贾同方把她操的高潮连连,后来居然叫来了嵇国安,两人像叠三明治一样折腾叶雪帆,到最后居然叶雪帆喝了两个人的尿。但是她这次很满足,因为就在一周前,市局宣布她成为了新成立的经济侦查科的科长,据说这个科很快就会独立成处,那时候,她就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公安部门的处长。

  她知道嵇国安和贾同方起到了关键作用,所以也卖力的伺候两个人。只是几天下来,屄和屁眼都痛的不得了,好在嵇国安和贾同方都有家室,过年前后得在家里,不然被两人继续折腾下去,叶雪帆觉得自己会被活活折腾死。昨天除夕夜,接到了云嘉雨姐妹的电话,说自己从部队回来休息几天,问嫂子大年夜要不要一起过。

  叶雪帆一想起云雁荷和云叶丰的拥抱,就心里愤恨,冷冷的拒绝了她们。早上醒过来,看着一家人的照片,想起去年八月份,一家人在东湖边其乐融融,哪知道会风云突变。再想想自己,本来只是一个一心爱着自己丈夫的倔强小女人,如今却和公安两个年龄大了自己十几二十岁的人淫乱,还讲粗话,求别人操自己,还吃别人的屎尿……但是,也就是这么短短半年,自己居然已经成了市公安局最耀眼的前途之星。

  门铃响了,叶雪帆懒惰的去开了门。难道是贾同方这个淫棍吗?她索性赤裸着身子裹了件睡衣,也没看猫眼,就直接开门了。一看,是云雁荷!云雁荷从肩章上来看,已经是少尉了,一副戎装,英姿飒爽,让叶雪帆看了有些嫉妒。而云雁荷一看叶雪帆,从来没见过自己嫂子这样性感,居然脸红了。

  「进来吧。」叶雪帆冷冷的说。

  「嫂子,您春节怎么也不和我们一起过?我和嘉雨都很关心您的。听说您最近升职了?」

  「嗯,不谈这个了,你来有什么事情么?」叶雪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你知道哥哥最近的情况吗?」

  「……」

  「我们部队得到了密令,嫂子,我偷偷给您说,您千万别说出去。」云雁荷压低了声音,「咱们军区得到指令,要在四月份以內,加大对越南的攻势,收复老山和八里河。……我想哥哥在云南边境,肯定也会卷入这场战斗的。这两个月,我没收到过哥哥的来信,可能是已经禁止对外联络了。」

  叶雪帆一听,心里也一紧,她虽然和贾同方他们淫乱,但是她内心最爱的还是云叶丰,每次想到云叶丰,都是温暖。她甚至在想,如果她早一点学会这些性技巧,她心甘情愿做自己丈夫的性奴、性玩具,甚至便桶,让自己丈夫爽。但是一想到眼前这个妹妹,心里又不仅气得不行。

  「嫂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那天,是我不好,是我忍不住抱着哥哥,其实,你别错怪哥哥,他对我就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我……我……我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才会……嫂子,您要怪就怪我。我知道我很不好,所以这次,我主动要求加入黑蝴蝶别动队……也许,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见您了。」

  「什么黑蝴蝶别动队……?」

  「嗯,听上级说,最近越南背后得到了苏联和美国的双重支持,专门有几支雇佣军部队。司令部效仿国外的特种部队,组成了三支别动队,两支男兵组成的,叫黑狐狸,还有一支就是我们,黑蝴蝶,我们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直插敌后,直接瓦解装备精良雇佣军团。」

  尽管叶雪帆对云雁荷心有芥蒂,但毕竟是自己的小姑,她忍不住说:「你这个傻丫头!这不是送命吗!!」然后,她在云雁荷的眼神里,却看到了无奈、悲哀和羡慕,她似乎明白了,作为一个女人,她理解对方,从这刻起,她原谅了云雁荷。

  「你走了以后,让嘉雨来我家住吧,我替你和你哥照顾她。」这是叶雪帆最后给云雁荷说的一句话,也许她有一天会后悔自己当时因为感动而做出的错误决定……

  ——

  南岭市公安局,大家正在激烈的讨论经济侦查科的工作。虽然是新的班子,但是除了科长叶雪帆以外,全是老干部和老学究,这个科几乎没有派一线干警,对于公安抓经济犯罪这个事情,大家还属于是个新鲜事物,仅仅停留在对国企的账务合规上。

  叶雪帆不禁感觉到无力和困乏,但是又不得不强打精神听各位的汇报。好不容易散会了,结论什么都没有,叶雪帆提出的组成骨干小组去北京学习的事情也没有被采纳,年轻的叶雪帆不禁暗暗恼怒。她清楚,要想真正获得权力,必须要有一定的示威。而这个事情,必须得到贾同方和嵇国安的支持。

  ——

  「好了,雪帆,让我们看看你最近有什么进步吧!」

  叶雪帆立刻脱了个一丝不挂,而且贾同方和嵇国安也同时脱光了。

  贾同方伏在叶雪帆的下半身舔她的屄,而嵇国安则走走到叶雪帆面前,让她含住他的鸡巴,他的肉棒在叶雪帆的双唇间逐渐涨大,没过多久,他那鸡巴已经完全硬起来了。以前没有性虐待女人的时候,他的鸡巴总是挺立不起来,但是没相当前段时间调教叶雪帆的时候,自己的性功能居然恢复了正常甚至更强。贾同方的口交技交也不是盖的,他一下就把叶雪帆的性欲点燃了,叶雪帆一感觉口中的鸡巴硬起来后,完全不浪费时间地抱住嵇国安的臀部,用力一抱,让他鸡巴全操进口中,一直操到她的脖子里,在那个时候,嵇国安就很射精了。

  「天哪,同方,她的嘴好棒!」嵇国安说道:「妈的,她的喉咙好紧~~」
  贾同方抬起头,看到叶雪帆居然含进了嵇国安的整根鸡巴,而且一点也没有要退出的样子,叶雪帆有时会让嵇国安的鸡巴退出来,再一次整个含进去,就这麽一次又一次地让嵇国安干她的嘴。

  叶雪帆一边用这种最高级的口交技巧,一边让贾同方舔她的私处,贾同方的鸡巴也已经完全勃起了,在叶雪帆这麽刺激的嘴部服务之下,嵇国安已经准备要再次射在叶雪帆的嘴里,而叶雪帆也很清楚,但是她还不希望这样,於是她让口中的鸡巴滑出嘴外。

  「我要你操我的屁股!我怀念你操我屁眼的时候!」她很诚心地对嵇国安说。
  嵇国安当然很乐意满足她的要求,虽然贾同方的肉棒还在她的肉洞里抽送,但是叶雪帆已经能很自然地处理这一切,她弯下腰来亲吻贾同方,顺势对着嵇国安露出她的后门。嵇国安在她身后,用他坚硬的鸡巴抵住叶雪帆的肛门,慢慢地插了进去,叶雪帆的肛门也渐渐地张开,以容纳嵇国安的大鸡巴,她现在真的很厉害,已经知道如何放松肛门的肌肉了,除此之外,她还很喜欢阴茎插入直肠的感觉,自从经过上次两个月的调教之后,鸡巴插入屁眼,对她已经不是什麽难事了。

  「哇操!好棒的屁股!」嵇国安高兴地叫道。

  他把他的整根阴茎操进叶雪帆的屁眼里,叶雪帆好喜欢这种感觉,她一边呻吟,一边告诉嵇国安,她被干得好舒服。

  「用力操我的屁股,用力点。」

  嵇国安开始猛力地抽送,叶雪帆的屁眼把嵇国安的阴茎夹得很紧,可是他还是干得很卖力。

  「哦~~……!!太…太爽了!」叶雪帆用充满了欲望的声音哭叫:「不…不要停…就…就是这样!用力!!用力点!!」

  同时,贾同方听到她这样浪叫也受不了了,他低吼一声开始射精,这时叶雪帆也达到了高潮,而嵇国安也同时把他的肉棒一口气操到底开始射精,此时在叶雪帆的肛门里射精,只是让她的高潮更为强烈,叶雪帆轻轻地摇她的臀部,让她体内的两根阳具在她体内留下更多的精液,最后,嵇国安实在没有精液了,才把他的肉棒由叶雪帆的屁眼里拔了出来,但是叶雪帆的高潮还没有结束,高潮一阵又一阵地侵袭她的身体,她要嵇国安把他的肉棒靠过来,一点也不在乎刚才那根鸡巴才插在她的屁眼里。

  「你靠过来,让我尝尝你的鸡巴。」

  嵇国安的鸡巴才刚刚完事而已,上面还沾了不少的脏东西,我还看到上面有一些咖啡色的粪便,那一定是由叶雪帆的直肠里沾出来的。

  「不好吧,」嵇国安说道:「上面很脏,我先去洗一下。」

  叶雪帆什麽话也没说,她只是立刻伸手抓住嵇国安的鸡巴,而且一直拖到她的面前来,然后把那根脏得要命的阳具塞进口中,一口气全含了进去。

  「我的天,」嵇国安叫道:「你真的好淫贱!!」

  叶雪帆把那根鸡巴吃进口中,将上面自己屁股里的残渣吃了个乾净,嵇国安从来没有看过这麽淫秽的事,因为说实话,贾同方也没有看过,尤其这种事是由一个妙龄美女做出来的,这让嵇国安的性欲又高涨了,看到叶雪帆将鸡巴上的精液和粪便吃进肚子里,他又再度射精在叶雪帆的口中,喂了她一大口精液,让她混合着粪便一起吞下去。

  贾同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叶雪帆把他同事的阳具舔乾净,叶雪帆一直到把嵇国安的阴茎都弄乾净后,才爬到贾同方面前,舔去他龟头上残留的精液,然后她抬起贾同方的腿,开始舔贾同方的屁股,贾同方吓了一大吓。

  「要我操你吗?」叶雪帆问道:「你想不想我把舌头操进你的屁眼里?我记得你喜欢我说粗话『操你妈』的,我操不了你妈,今天我来操你好不好?」
  贾同方好像要拒绝,但是叶雪帆却立刻拨开他的屁股,将嘴埋在他的屁股沟里,当叶雪帆舔到他长满了毛的肛门时,贾同方发出了呻吟,她温热的舌头几乎让贾同方发了疯。但是对叶雪帆而言还不够,她用力地拨开贾同方的屁股,用舌头让他的屁眼上都沾满了她的口水,然后用手指操进他的屁眼,一直操了两个指节,然后又用另一只手操了另一根手指进去。贾同方看着眼前这位美若天仙的女子,把她的手指操进他的肛门里,他疯狂似地大叫;叶雪帆慢慢地把贾同方的屁眼撑开,贾同方也放松他的肌肉,让自己的肛门顺从地越张越开,叶雪帆觉得她的目的达到了,於是她看着贾同方,对他说道:「贾局长,我把你的肉洞撑开了,」接着她用性感而低沉的声音说道:「现在我要用我的舌头,舔你的屁眼里面。」
  叶雪帆开始动作了,她的舌头操在贾同方的肛门里,她的脸埋在他的双腿之间,我知道贾同方正尝试人生之中最大的快感,虽然快感一阵阵地袭来,但是贾同方还是告诉叶雪帆他现在的感觉。

  「我的天,……我从来没碰过像…像你这麽淫贱的女人!」

  「哦哦哦哦…你真是个烂货…」

  「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

  「你比妓女还贱……啊啊!!!」

  看着这样的叶雪帆也让嵇国安受不了,又开始打手枪,当她在舔贾同方的屁眼时,居然这个四十岁的主任第三次射精了!他射在杯子里,杯底都是白色的精液,他认为叶雪帆在舔够贾同方的屁眼之后,还会有更多精液。果然,几分钟之后,贾同方又要射了,叶雪帆的舌头将他推到了快感的顶峰,当贾同方发出低吼要射精时,叶雪帆放开了他,才一放开,贾同方一大股白色的黏液就射在她的脸上,而且接下来贾同方一直不停地射精,一直往叶雪帆的脸上射去,贾同方射完精后,叶雪帆的脸上已经满满的都是精液了。

  叶雪帆转头对嵇国安一笑,嵇国安向她指了指装了精液的杯子,她向嵇国安那边爬了过去,说她舌头好累,正好有点渴。这时嵇国安忽然想到了一个点子,这会让贾同方也大开眼界。就在两人注视之下,嵇国安拿起杯子,将杯子放到他的肉棒前,开始小便,尿进那个杯子,正好将那个杯子装满,尿完之后,我把那个装满了热尿而且泛着黄光的杯子对着灯光。杯子里面除了黄色的尿水之外,白色的精液还在其中漂浮,嵇国安把那杯子交给叶雪帆,她举起杯子面对贾同方和嵇国安,然后将杯子靠近唇边,轻轻啜了一口,然后开始将杯中的液体倒进口中。那些混合着精液的尿水让她一口口地咽了下去,直到杯子里再也一滴不剩为止,当她拿下杯子之后,她的上唇还黏着我的精液,将用舌头轻轻一舔,把那些精液又吃进了口中。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三个人发现门口占了一个亭亭玉立并瞠目结舌的高中女生,她左手拎着书包,右手拿着钥匙,明显已经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正是云叶丰的小妹妹云嘉雨!叶雪帆一时冲动愿意帮助云雁荷照顾她妹妹,并把家里钥匙给了她,但偏偏一下子忘记了,为了获得更大的支持,她把贾同方和嵇国安叫到家里来,玩起了3P,还喝精喝尿!

  已经17岁的云嘉雨,因为斯文内敛,对男女之事还处于懵懵懂懂的时候,如今一看到眼前血脉贲张的情景。尤其进门后,看着自己嫂子喝着杯子里的尿,她一阵恶心,「哇」的一声冲到卫生间开始狂吐起来。

  嵇国安和贾同方尴尬的穿起了衣服,而叶雪帆先是羞愧紧张,而后平静,等到云嘉雨恶心去卫生间吐的时候,她的眼神开始变得阴冷。

  ——

  解放牌军车厢上坐了二十四个女兵,开进了崇山峻岭。这就是中国军队这次的秘密武器,黑蝴蝶别动队。其中一共设了正副队长各一名,并且分了一班和二班。这些都是女兵青年精锐。队长凌风,26岁,为西北军区女兵排排长,擅长各类枪械,女校毕业,短发清秀,面庞冷峻,云雁荷是副队长,她最近刚升任副排,云雁荷虽然不是军校出身,但是出身军旅,自己在女子全军散打搏击中获得冠军,这次她主动请缨非常积极,明明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但是她还如此积极,感动了上级。上级于是破格任命她为副队长。

  女兵们似乎还没意识到战争的气息,许多来自北方和东部的女兵,从来没有来过云南,看到崇山峻岭百花盛开,一个个都赞叹不已。

  这时候,不怎么说话的凌风突然喊了一声:「静一下!」

  所有女兵都停止了嘈杂,只有军车的轰鸣之声。「马上我们就要临近云南边界了。这次进入越南,我不知道为什么国家会这么信任我们这些没有上过战场的女兵,我想可能你们不知道这次战场的危险,当然,在美国,女兵先天独厚的条件让许多丛林战争中的潜伏变得容易。我们中间有一大部分人,会化妆成越南普通农家少女,去深入敌后,获取美国秘密雇佣军的情报。另外我点到名字的,这次在云南边哨留下,不需要进入越南。」

  凌风不在意女兵诧异的面孔,拿出一张纸,开始念:「糜一凡、杨凌晓……」大约有五六名女兵名字被喊道。

  「为什么?这是他妈的什么意思!」糜一凡毫不客气的质问,为什么我们要留下?糜一凡明显是个城市姑娘,瓜子脸,柳叶眉,很漂亮,但说话有些粗。
  「你们不知道为什么?」凌风斜睨着她们「你们没想过,为什么能够入围这个分队?我们这些女兵都有一技之长,云队长是全军散打冠军,吴春冬班长是1979年就参加过越南自卫反击战的老兵,罗妙竹,密码破译高材生,这么讲吧,我们这个分队不是来旅游的,每个士兵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我想问问,你们几位到底有什么?能打?还是能杀?」

  「可——可我们是被入选的!」杨凌晓尚有些稚气,苹果脸嘟着似乎很不服气,大大的眼睛让她显得很可爱,但是身体纤细。

  一班班长吴春冬忍不住了:「入选个屁!每年都有一些干部子女,故意占一个上战场的名额,其实缩在后面哪里都不去,就为了镀金,我见得多了!」吴春冬虽然长得粗犷健壮,但是眉宇间却一股女兵特有的英气,颇为耐看!

  「你妈屄说谁呢?!」糜一凡说着和她长相不符的粗话,作势就要站起来和吴春冬放对。

  「嘿嘿,骚蹄子,说话居然比老娘还粗。你还妈屄妈屄的,你自己屄开了没有啊!」说完后,几个年长的女兵已经笑出声了!

  「只有你这老处女屄才没开,姑娘我都他妈的操了七八个崽子了!」糜一凡口无遮拦的说了起来,「要这么着也行,这里不是处女的举手。是处女的回家找男人操去,过了女人瘾的就去越南干白狗子!」

  一下子满车厢寂静无声,糜一凡一看,冷笑一声,高高把手举了起来!其它女兵不做声,凌风看了看,哼了一声,也把手举了起来,吴春冬一看,生怕落后似得举了手。一个个手举了起来,大家本来以为杨凌晓还是个雏儿,结果她红着脸也举手了,然后偷偷和糜一凡说:「一凡姐,我上个月刚破的……」

  只剩下云雁荷、罗妙竹等七八个女兵了。大家把目光转移到了他们身上。云雁荷不做声,站了起来,笑了笑,说:「改革开放,让女性得到了解放,但就在两个月前,多少女孩因为犯了『流氓罪』被判死刑。」听到这里,许多女兵心里一寒,纷纷把手放了下来,这里大都是尝了禁果但是没有成婚的女兵。云雁荷继续说:「其实,我何尝不想在来越南以前,也『流氓』一把?但是我没有你们幸运,我爱的人离我很远,很远……」

  汽车继续开着,女兵们沉默了好久,凌风出声了:「这次特别行动,大部分女兵没有战斗经验,平心而论,这次的决定我认为是极其错误的。但是我凌风从小是孤儿,是国家抚养了我,所以我没有什么二话。这次去越南,凭我的经验,凶多吉少,请大家自己选择是去还是留,愿意去的,无论今天大家吵过闹过,都是我凌风的好姐妹,留下来的,请为我们姐妹转告一声国家,我们女人也是有尊严的!」

  女兵们合唱的军歌在山谷里飘扬许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