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梁山艳匪十二钗】(1-4)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梁山艳匪十二钗】(1-4)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8890


         一)三娘委身矮脚虎玉娇偷腥众兄弟

  话说梁山上本来没有女人,只有一大群生龙活虎的汉子。平日里舞刀弄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痛快。

  可是每当酒终人散,回到屋里之后,这些精力旺盛的汉子们就苦了。梁山没有女人,过去他们可以回家抱娇妻,或者打家劫舍抢压寨夫人。可是如今晁盖大哥有令,不得烧杀淫掠,只能白天打熬力气,夜里继续「舞枪弄棒」,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

  后来宋江三打祝家庄,山上一下来了两位女将,整座梁山都轰动了。

  一丈青扈三娘,莫要说是在梁山,就是放眼天下,也是少有的美人。只见她眉眼如画、粉面似玉、秀发如瀑,玉颈纤腰、皓臂长腿,虽然穿着战袍,却也可以看出那绝美的身段。而且,她又不施粉黛,一种天然美貌,好似一朵芙蓉花,娇美之中更有一种英武之气,圣洁无比!

  梁山好汉们大多数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更何况很久没见到过女人了,一个个都看的目瞪口呆神魂颠倒。

  但是万万没有料到,宋江竟然将这绝美的小妮子嫁给了梁山个子最矮又最好色的矮脚虎王英,众兄弟大失所望,个个心有不甘。

  大婚那天,梁山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但美貌清秀的扈三娘却心丧若死,像根木头一样被大家推到喜堂拜了天地,又推到新房,呆呆的坐在床上。

  梁山上一群粗汉如何懂得她的伤心,只顾吃喝闹腾。少数明白的,也只能暗暗叹气不语。还有几个看到新娘打扮的扈三娘艳丽绝伦,魂不附体,在新房外来回打转,想要多看几眼。

  看着得意洋洋的梁山第一矮子王英走进新房,不知多少人心里妒忌的牙痒痒了。

  众兄弟中,只有小尉迟孙新有老婆可以抱,就是梁山又一美人母大虫顾大嫂。顾大嫂虽然清秀不如扈三娘,但是一股丰满成熟的风韵却远非三娘可比。她时常穿着一身低领裙,露出高高鼓起的上半边胸,犹如两座山峰。露着两条胳膊,肌肉健硕,别有一种豪迈之美。

  这天,其他兄弟们脑补扈三娘在新房中的风情,越说越露骨,小遮拦穆春和白日鼠白胜等几个人已经忍不住,溜回去撸管子去了。

  小尉迟孙新急急忙忙奔回房,听见老婆顾大嫂的声音从床上传来:「你个臭男人终于知道回来了?」

  孙新急吼吼的撩起帐子,只见一具性感矫健的娇躯全身一丝不挂,横卧在床,两座乳峰高耸,轻轻晃动。

  孙新酒劲上冲,迫不及待就扒下身上衣物,扑到赤裸的妻子身上。

  「怎么不去继续意淫那个小丫头扈三娘,回来折腾你老婆了?」

  「玉娇。」孙新柔声叫着顾大嫂的本名,「谁说我跟那些糙汉一起意淫三娘的?我心里只有我的美老婆。」

  孙新嘴上说着,身体却急不可耐,挺起早就硬如铁棍的肉棒,向顾玉娇的牝户送去。

  别人都知道顾大嫂的一对豪乳雄伟无比,却不知她下身也是罕见,牝户高高隆起,如一只大红蜜桃。此时那蜜桃已是湿漉漉檀口微张,仿佛张口欲吞了。
  孙新大喜,分开那两片肉肉的蚌唇,大肉棒一下就插到了尽根。

  「啊哟,你个死夯货,今儿怎么这么猛?」大嫂腰肢一挺,放声叫了起来。
  孙新将头埋入顾玉娇硕大的乳峰中间,双手握住一对大奶就在自己脸上揉起来,这是他最爱做的动作,他的下身则一下下猛烈的向妻子火热的体内捅了起来。
  「哇啊啊,你这厮……这是在和我行房哪……啊啊……还是在和我厮杀啊…
  …哦哦哦……」顾大嫂很快就进入状态,觉得快感如潮涌一般,一波波被丈夫狠命的往体内送进来,忍不住就高声浪叫起来:「啊啊啊……臭汉子,看到美女被别人收了吃不到……哦哦哦……就来我身上发泄……啊啊,使劲,再使劲……啊啊啊啊……」

  顾大嫂叫的忘我,声音早就从门窗传了出去。梁山众兄弟在扈三娘屋外听了半天,也听不到什么动静,倒是孙新屋子里传来阵阵浪叫,还有木床被压的吱吱嘎嘎作响的声音,把众人都吸引过去了。

  「看人家顾大嫂,床风何等豪迈,比扈三娘那小妮子强的多了!」大哥晁盖羡慕的说。

  屋里继续传出顾大嫂胡乱的叫声:「哦啊啊……哦啊啊……你这怂胚,怎么就慢下来了……哦哦哦……给我用力……啊啊啊……你们兄弟几个,孙立啊,解珍解宝啊,个个都比你强……哦哦哦……怎么就射了……」

  听着顾大嫂的浪叫,外面有几个人当场就射了。

  聪明的军师吴用却眼珠一转,嘿嘿笑着对解珍、解宝兄弟说:「解家兄弟,你们表姐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莫非她和你们都……」

  解珍、解宝两兄弟一脸尴尬,悄声说:「咱表姐脾气泼辣,那个需求也大,平时表姐夫一人总是满足不了她,所以……所以有时会请咱兄弟帮忙……」
  原来,顾大嫂性欲十分旺盛,新婚之后每日都要缠着丈夫孙新做上几次。孙新虽然是练武之人,却经不住老婆如此索取,一两个月下来就叫吃不消。为此顾大嫂没少发脾气少揍他。可是孙新男器已经不举,又有什么办法?

  于是,顾玉娇瞧上了孙新之兄,武艺高强的病尉迟孙立,几番引诱,可是孙立身为军官,为人古板,总是躲着这个弟妹。大嫂饥渴难耐,忍不住与孙新的好友独角龙邹润调情,两人马上就滚上了床。

  可是邹润的本事比孙新还差些,弄得玉娇叫苦不迭。那邹润灵机一动,叫来了自己的叔父,外号出林龙的邹渊,叔侄两个双战顾玉娇,终于把她干到欲仙欲死。

  可是顾大嫂不知掩盖,后来这事传了出去,被病尉迟孙立知道了,邹家叔侄吓得不敢来了。

  不过顾大嫂有一对表弟,猎户出身,唤作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二人父母已亡,不曾婚娶,没尝过女人滋味。于是一天,顾玉娇请两位表弟喝酒,喝到昏天胡地之时,将衣服一脱,滚进他们怀里。两兄弟被撩拨起来,当场就把表姐按倒。

  解珍解宝两兄弟武艺惊人,有用不完的力气,比邹家叔侄更强的多,那天就在地上把顾玉娇大干了一整夜,直把她爽的死去活来,高潮不止,三人的汁水流的满屋都是。

  天亮之后,解珍解宝兄弟先醒来,看到被干的浑身白浆的表姐,吓的连忙跑了。顾玉娇正躺在地上酣睡,忽然有个人影偷偷窜进屋里,抱起赤条条的睡美人,就狂插猛干起来。

  玉娇在高潮中浪叫着醒来,却发现正在干自己的不是表弟,而是胞兄孙立!
  原来,昨晚孙立来到孙新家找弟弟,却发现弟弟不在家,弟媳玉娇正和他两个表弟在疯狂乱伦!

  孙立本来气不过,可是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再也无法自持,越来越亢奋,就趴在窗外看了一夜。

  等解家兄弟匆匆离开,他再也无法忍耐,终于冲进屋里,干了这个美貌又淫乱的弟妹!

  「我干,我干,我干死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贱人!操,这对奶子怎么会这么大,难怪会这么骚……」病尉迟孙立边操屄边骂。

  「啊啊啊!大哥你骂的好……啊啊啊好爽……大哥你终于愿意操弟妹了……
  狠狠的惩罚我吧,不要停……哦哦哦……」刚刚被干了一夜的顾玉娇竟不知疲倦,紧紧缠住胞兄,两人又疯狂的干了半天……

  从此,顾大嫂和丈夫孙新、胞兄孙立、解家兄弟、邹家叔侄过起了幸福的轮流性交生活。

           ************

  矮脚虎王英,是那个夜晚梁山上最幸福的男人。

  但是接下来几天,三娘都冷着个脸,跟谁都不说话。他老公王英也整天愁眉苦脸的,想来是碰了钉子。

  这一天,王英来到顾大嫂的酒店喝闷酒。

  「王兄弟啊,为什么不回家抱美人,在这儿摆副臭脸喝闷酒啊?」顾大嫂满面春风,笑着对王英说。

  王英摇摇头说:「别提了,那娘们我制不了啊。」

  顾大嫂双肘撑住桌子,身体前倾,那一对豪乳差点全都从衣领里翻出来了。
  「哦?你寻常不是说,再强的女人,上了床也是砧板上的肉,怎么你这把刀还会切不动啊?」

  王英一抬头,眼珠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

  「大、大嫂,你好、好大啊!」

  顾大嫂嘻嘻一笑,说:「是吗?可比得上你那天仙也似的老婆?」

  王英有些失魂落魄,说:「大、大嫂,孙二哥呢?今天不在?」

  顾大嫂笑着说:「今天他上山找晁盖大哥去了,这店现在只有我看着。」
  王英咽了口口水,直勾勾盯着顾大嫂的胸问:「大嫂,那个……我可以摸一下你的大白馒头吗?」

  顾大嫂媚眼一抛,坐在了桌子上,说:「嫂子有什么不愿意的?」

  矮脚虎王英本就是色中饿鬼,按捺不住,一下跳上桌子,就把手伸进了顾大嫂的衣领。顾大嫂的衣带本就宽松,一下就掉了下来,一对乳峰猛然弹了出来。
  王英在顾大嫂的大奶上一顿狂揉,很快就不能满足,竟把头凑了上去,张嘴含住一个乳头吸了起来。

  顾大嫂也有了感觉,握住自己的大奶,直往矮脚虎嘴里塞,自己也喘息起来:「哦哦……王兄弟,你的舌头好生灵活……舔的人家的奶头,都快张开来了…
  …」

  「呜呜,大嫂,你真是太好了!太棒了!」矮脚虎陶醉的说着,一只手继续揉着另一团美肉,另一只手已经不自觉的向下摸去。

  「哦哦大嫂你的腹肌好发达,好有弹性……」

  「王兄弟……啊啊……不要叫我大嫂,叫我的小名吧,姐姐的小名叫做顾玉娇……啊啊……」

  「玉娇姐姐,弟弟今天就要了你,怎么样?」矮脚虎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顾玉娇推倒在桌上,扒开她丰满的双腿。

  「你都把人家的穴都露出来了,还问我……」顾大嫂娇声道。

  矮脚虎裤子一脱,急不可耐就插进了玉娇体内。

  「哇啊,想不到你个子这么矮,那话儿却这么大!」

  王英嘿嘿一笑说:「东西大还在其次,关键是活好。」

  矮脚虎好像已经憋了好多天,今天使出了浑身解数,手脚嘴并用,玩出各种花样,将顾玉娇干的春雷大动,整个酒店里回荡着无人可以抵挡的淫叫。王英虽然武功平平,但是这方面的手段比顾大嫂那几个兄弟不知强了多少倍。

  「好兄弟,你的花样怎么这般多?」顾玉娇气喘着问。

  王英奸笑道:「小弟我御女无数,什么招数不会?说武艺我比不上其他兄弟,可是床上的手段,梁山之上我可数第一。」

  顾玉娇媚笑道:「既然如此,为何搞不定你那新娘子?」

  矮脚虎满脸涨得通红,说:「不瞒嫂子,我那娘子,就是白玉面粉做的馄饨——肉多皮薄。洞房那日,小弟花了好大工夫,才挑逗的她春心萌动,张开双腿。那时小弟确实是着急了点,以为可以一枪定乾坤。本以为三娘她自小练武,马上功夫了得,那片薄膜多半是没了。不料,三娘体质奇特,那片膜不但还在,而且既厚又韧,小弟一枪下去,竟没能破!」

  顾大嫂惊道:「啊哟哟,竟有这般奇事,王兄弟这般硬枪,也插不穿?」
  王英又道:「是啊,这一击没有得手,三娘却疼的厉害,一脚将我踢下床去,再也不让我碰她分毫。大嫂你知道的,三娘的本事远在我上,她要不肯,我纵有千般手段,也用不上啊。」

  顾大嫂哈哈大笑道:「好个三娘,专制你们这种下流男人,真是女中豪杰!」
  王英愁眉苦脸道:「大嫂莫要取笑,我们夫妻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
  顾大嫂伸出玉指,重重戳了下王英额头:「你们这些淫汉色鬼,专想着如何爽快,全不知我们女子所想。」

  矮脚虎连忙跪倒,说:「求大嫂指点,大恩必不敢忘!」

  顾大嫂双手环抱胸前,那对豪乳立即挤成了两个大肉球。她冷笑道:「你们这些男人啊,有求于我了,就来低声下气了。坑自己姐妹的事,我顾玉娇怎么做的出来?」

  矮脚虎急急爬上前,抱住顾大嫂的雪白大腿,一边苦苦哀求,一边还上下舔弄起大嫂的腿来。

  顾玉娇感觉腿上一阵麻痒,心跳加速,浑身骚动。但她却不慌不忙,推开王英,转身便走向里屋,并说:「若是心里真有姐姐,那以后便多来孝敬,说不定我一时欢喜,便给你出个主意了呢。」

         二、西门庆魂游幻境美仙子身授天机

  话说山东清河县大豪西门庆,家财万贯,勾结权贵,独霸一方,却触了大霉头,与武大郎的妻子潘金莲勾搭成奸,害死武大,被武大的弟弟武二郎武松从狮子楼丢下来,一命呜呼了。

  西门庆一道孤魂,晃晃悠悠,不知来到一个什么所在,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只见远处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

  西门庆正自疑惑呢,忽然见前面走出一个女子,身笼轻纱,蹁跹袅娜,美若天仙,半点不沾俗尘。

  西门庆见到这么一个绝色的仙女,不由神魂颠倒,身子酥的都走不动了,扑通一下跪下,说:「神仙姐姐,不知从那里来,如今要往那里去?也不知这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

  那仙女笑道:「我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风月仙姑是也,专司人间男女风月情事。今日将足下召来,乃是有天机相授。」

  西门庆急忙拜倒:「原来是仙姑降临,不知有何事见教?」

  风月仙姑嫣然一笑,说:「西门大官人有所不知,如今天下将要大乱,我有个姐妹九天玄女,辅助天界一百零八魔星下凡,想要夺取天下。可是,我那姐姐最恨男女之乐,等她夺得天下,世间将不再有男欢女爱,我这风月之神岂不是成了虚职?所以我安排下一个情欲天阵,要破她的一百零八星。这天阵是按天干地支之象,由天干十男、地支十二女组成,你西门庆就是天干之首。」

  西门庆大惊道:「仙姑为何会选中小可?西门庆才疏学浅,又没什么志向,恐怕有负仙姑所托。」

  风月仙姑笑道:「此乃命数,普天之下,没有比你更适合找齐天干地支的人了。西门大官人且随我来。」

  西门庆随着仙姑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华丽的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欲海情天」。

  风月仙姑让西门庆在宫殿宝座上坐下,然后笑道:「你们快出来迎接贵客!」
  一语未了,只见房中又走出几个仙子来,皆是荷袂蹁跹,羽衣飘舞,姣若春花,媚如秋月。

  风月仙姑说道:「这十二位姐妹,就是要辅佐西门大官人之人。先让她们给西门大官人跳个舞吧。」

  西门庆仔细一看,那十二位仙女都用轻纱遮面,全然看不清容貌。但是她们个个都身材妖娆,身上半透明的丝衣半遮半掩,隐约可以窥见绝美的娇躯。
  十二名仙子翩翩起舞,风月仙姑亲自弹琴。那琴声轻柔暧昧至极,听的西门庆飘飘然起来。十二名仙子的舞姿更是曼妙,娇躯扭动之间,身上薄纱飘起,露出如玉似雪的肌肤,散发无限诱惑,世间任何一个男子见了都不免气血上涌,更何况视女色如命的西门庆?

  西门庆看她们舞了半曲,早已淫念高涨,胯下那话儿几乎要竖到下巴了。
  风月仙姑见状,凑近西门庆耳边,说道:「西门大官人若想知道她们是谁,可自去查验。」

  西门庆按捺不住,跳了起来,扑向其中动作最娇柔,身材最窈窕的仙女,想要揭下她面上轻纱。可是那轻纱看似轻飘飘的,却怎么也揭不起来。把个西门庆急的直叫唤。

  那仙女不闪不避,竟贴身搂住了西门庆,在他耳旁娇声说道:「此乃仙术,除了我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下来。大官人若是想看我容貌,就先让奴家我纵情尽欢吧。」

  西门庆大喜,伸手就去扯仙女身上纱衣。那纱衣却不像面纱,轻轻一扯,就被撕成了碎片,露出绝美的身子。这仙女的身体白里透红,双胸双臀,都呈现出完美的半球,两点樱桃红的娇乳,轻轻颤动,娇羞无限。下体一丛又细又短的绒毛,围绕着一个滴露玉壶。

  西门庆哪里还忍得住,前戏都不要了,挺起肉枪,就干起这绝美的仙女来。
  其他十一位仙女也不避让,就围着他们二人继续起舞,为他们助兴。

  没多久,那仙女就在西门庆猛烈的抽插中放浪起来,双腿一抬,夹住西门庆的腰,一边被插还一边扭动腰肢,简直比人间的娼妓还骚贱,让两个人都获得了极大的快感。

  「啊啊!官人,你好棒!……爽、爽、爽死奴家了!……啊啊!奴家……奴家今生跟定了官人你……哦哦哦……哦哦啊!奴家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啊啊啊……奴家、奴家要死过去了!……」

  被干的仙子发出销魂的尖叫声,全身猛烈颤抖,已是被干到泄身了。

  西门庆只觉仙子的蜜洞里一股激流涌来,将他的龟头冲的像要炸开来一样爽快,不由身子一挺,也把自己的精华喷射出去。

  「想不到天上的仙子,也会泄精啊!」西门庆舒服无比的说。

  仙子颤抖着说:「那是大官人太威猛,就是神仙也经不住这番死去活来啊。」
  说着,仙子的面纱消失了,露出一张桃花风情的美脸。

  「啊,你是……金莲!」西门庆吃惊的看出,这仙子就是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

  风月仙姑走过来,笑吟吟分开他们俩,说:「大官人可看清楚了,潘金莲妹妹就是十二女之一。」

  西门庆大喜道:「那还有十一位呢?」

  风月仙子抿嘴笑道:「大官人急什么,其他姐妹也和金莲一样,等你征服呢!」
  西门庆想到还有十一位绝美的仙子在等着他,不由淫念大动,刚刚喷发过的肉棒又挺了起来,立即瞅准了另一位举止贤淑温柔的仙子。他心想:刚刚大战过一场,就选个看上去温柔的来恢复一下元气。

  西门庆搂住那个仙子,轻轻扯掉她身上薄纱,露出她雪白匀称的躯体。
  西门庆按倒仙子,开始了第二场大战。

  这名仙子不如前一个那般放浪,只发出阵阵轻吟,却另有一种销魂的感觉。
  西门庆阅女无数,知道这仙女定是那种大户人家女子的角色,生性矜持,于是不断加力,向里探取。过了一会儿,仙女动作渐渐放开,声音也越叫越高起来。
  西门庆发现她内在果然是十分饥渴,大喜之下展开了猛烈进攻。

  那仙女劲力不如金莲强,西门庆猛插了数百下之后,她就瘫软在地,任由西门庆操弄。

  又大干了数百下,那仙女终于忍不住长吟一声,也把身子泄了,面上纱巾也消失不见。

  西门庆一看,这女子生的十分秀美,却不认得。

  干完第二个仙女,西门庆觉得浑身舒坦,只是稍稍有些疲惫。这时风月仙子端着一杯酒走来,说:「此酒乃以百花之蕊,万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凤乳之麯酿成,因名为『万艳同杯』。官人且喝下试试。」

  西门庆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立即感到一股真气流遍全身四肢百骸,有无穷的力气。

  西门庆喝下仙酒,功力大增,不由欣喜若狂,拜谢了风月仙子,转身就抓住了一个身材火辣,动作刚猛的仙女。

  谁知那仙女却不甘屈服,一甩手,将西门庆摔了个四仰八叉。

  众仙女都哈哈大笑,风月仙子笑道:「大官人,这位姐妹可是女中豪杰,一身好武艺呢。」

  西门庆也哈哈笑起来说:「好好,这样辣的性子正合我意。」说着又扑了上去。

  这仙子虽然武功了得,但是终究不敢下重手,西门庆刚刚喝了仙酒又正力大,三两下就将仙子扑倒在地。

  仙子仍然想要挣扎,西门庆哪里会让她动弹,就将她胸朝下按在地上,一把撕掉她的仙衣,也不将她翻过来,直接压在她背上就将胀的巨大的肉棒插进了她体内,这样子倒不像是在交欢,而像是在强奸了!

  不一会儿,仙子就被西门庆强化后的肉棒干的直哼哼起来,身体放弃了抵抗,完全软了下来。

  西门庆见这刚强的美人放弃,就放开她的双臂,将她身体抬起,变成了趴在地上的狗爬姿势。

  「大官人,你怎可这般羞辱我?」仙子又羞又愤。

  「哈哈,谁让你逞强?我西门庆的为人,就是谁敢惹我,我必加倍偿还!」
  说着,西门庆双手扶住仙子的纤腰,从后面猛烈的冲刺她的蜜穴起来。
  那倔犟的仙子终于忍不住,咿咿呀呀哭叫起来,完全屈服在西门庆的肉棒淫威之下……

  这一次干的时间特别长,因为那仙女力气过人,西门庆也是精力充沛,将仙女百般蹂躏,终于将她干的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西门庆细看此女容貌,只见她虽然疲惫至极,却仍然掩不住一脸的秀美和英武之气,不由大为怜爱。只是这个女将他也不认识。

  接下来西门庆又挑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那仙子显然不经人事,被他的大肉棒干的啊啊乱叫,仿佛哭泣一般。

  不久之后,这一战就告结束。少女缩成一团,嘤嘤哭泣,面容甚是清丽。西门庆一看这少女,也不认识。

  这时,一个仙女突然扑到西门庆身上,娇喘道:「大、大官人……贱妾看了四场肉戏了,实在是忍不住了,求西门大官人赶快操我吧!」

  西门庆刚才那场本来就意犹未尽,见这仙女如此淫贱,欲火愈盛,当即就把这仙女扒了个精光。

  这仙女的身材比前面几名都要丰满,一对豪乳简直可以擎天,而腰肢却细如水蛇,真是绝世尤物!

  西门庆欲火中烧,立即就冲进仙女体内。

  「嘻嘻,大官人这番可遇上对手啦!」风月仙子暗笑道。

  西门庆大干一番,才发现还是低估了此女的饥渴程度。那仙女放声大叫,宛如天音,可喊的尽是淫浪至极的话语,哪有一点仙女的样子?

  「啊啊啊!……用力……大官人,再使劲……哇哇哇……插我、插坏我……
  往死里干……哦哦哦哦……干死我……我是骚货……哇哇哇……我是世间第一大骚货……操死我这个烂屄……哦哦哦哦!!「

  两人动作越发疯狂,什么花样都顾不上了,只有原始的动作狂插猛干,甚至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干,将周围的仙女们都看的呆了。

  西门庆在这仙女体内喷了三把,这仙女的蜜穴也泄了五次,每次都如喷泉般潮吹。可是,她却仍不知足,继续大呼索取。

  西门庆之前已经在其他仙女身上泄了四次,仙酒再强也有力尽之时。当他向这个淫荡无比的仙女肉穴里射了第六次之后,终于停下不动了。

  那个仙女充满诱惑力的娇躯也不知泄了几回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西门庆一看,自己的小弟弟疲软不堪,再也竖不起来了。他喘息道:「这位姐姐不知是谁,怎的这般厉害?将小弟我都榨干了。」

  风月仙子笑着将西门庆扶起,说道:「大官人,这类女子天上人间都是罕有,非一两个男人所能满足,大官人连战数场之后仍能将她制服,已是难得。须得集齐十位天干,才能将她制的服服贴贴。」

  西门庆点点头说:「多谢仙姑指点。今天我难以为继,另外七位仙子待我明日再一一伺候吧。」

  不料,风月仙子却摇头说:「不可,大官人在这太虚幻境,只有一日时光,若是回去晚了,就错过了还阳的时间。」

  「哎呀!」西门庆这才想起,他已经被武松摔死了,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仙姑姐姐,莫非我还能死而复生?」

  风月仙子笑道:「大官人阳寿未尽,命不该绝于狮子楼,且在太虚幻境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就回去吧。」

  西门庆却大急起来:「可是,另外七位姐妹的容貌我还未见到,下凡之后如何寻找?」

  风月仙子笑道:「命数如此,大官人何必着急。十二地支自会来到大官人身边,大官人细细留意身边人即可。」

  西门庆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仙女们,只盼以后能日日与众仙女交欢,这种神仙日子,就是不还阳也甘愿。可是他又不敢违了仙姑的意思,只得说:「九天玄女的一百零八魔星,想必是十分强大,西门庆一介平民,势力有限,若是短时找不齐众姐妹,误了仙姑姐姐的大事,岂不是糟糕?」

  风月仙子一听,也有些担忧起来,轻轻皱了皱眉,思虑再三,拿定了一个主意,说:「大官人所言也是在理。这样吧,本仙姑冒着泄露天机的危险,给大官人一个机会。」

  西门庆问道:「什么机会?」

  风月仙子瞟了他一眼,妩媚一笑,风情无限:「给你一晚上时间,若是能让本仙姑泄了身,我就告诉你另外七位仙女姐妹的相貌。」

[ 本帖最后由 忘记时间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