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暴风雨】(11)【作者:shenshanel】
【暴风雨】(11)【作者:shenshanel】
字数:199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暴雨焚城(上)

  坠星城近郊,橡木小镇

  「大陆上,不是已经没有中级以上的恶魔了么?」

  嘈杂的小酒馆内,穿着军装的红发少年趴在酒桌上,他脸上挂着微醺的酒晕,期待地向身旁一个老兵,提着问题。

  「嗝~」满脸酒气的老兵打了一个饱嗝,他挥手示意稍等,然后在一堆胡子中找到了自己的嘴巴,并将一大杯麦芽酒罐了进去。

  「嗝呵呵……老板娘!今天的酒……可真够劲!!嗝~」老兵抹着嘴巴,醉醺醺地赞扬着。

  「啊哈~瞧啊……老板娘……连寇斯这个老家伙都赞扬你的酒啦……嗝~嗝~」一张桌子边的士兵,起哄地大叫着。

  「哈哈……没错!!当初要是能喝到这么好的酒,说不定老寇斯,就不会当逃兵了……嗝~嗝~」又一个士兵迎合着。并且接下来,更多的笑声,此起彼伏地吆喝着。

  「嗝~嗝~,你小子胡说什么,不当逃兵……老寇斯可早就没命啦,哈哈哈……」

  「对啊……老寇斯,再给大伙讲讲那段故事吧……哈哈哈……说说你是怎么从魅魔胯下逃出来的,哈哈哈哈……嗝~嗝~」

  「嗝~~我猜老寇斯那玩意压根就硬不起来………否则魅魔怎么会拿他没辙的~…呃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面对不断传来的挖苦,老兵寇斯恼怒地吹着自己的灰胡子,他醉醺醺地回骂着:「混帐,你们这群无礼的家伙…都给老子闭嘴!小心老子挨个踢你们屁股……嗝~~」

  「哇哈哈哈……快看,老寇斯又生气啦……」

  「老板娘~赶紧给他的酒杯填满~~让他消消气儿~~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嗝~~老板娘……以后的酒,也要有今天的水准才行啊~嗝~嗝~」

  「…对啊…对啊…」

  「哈哈哈……」

  ……

  酒气熏天的酒馆内,训练了一天的皇城士兵们,在大吵大嚷地畅饮着。
  「哼~这群新兵蛋子……就是不懂得尊重长辈……嗝~~」老兵寇斯眯瞪着双目,杯底朝天,将最后一口酒罐进了嘴里。

  「喂!寇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旁边红发的少年士兵,仍然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呃……嗯?你是哪来的小孩儿……你这小子……到了喝酒的年纪么?」寇斯一边说着一边向柜台挥手,示意继续上酒。

  「喂!!寇斯,你喝傻了么!!我是奥汀!」红发少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用力推了推老寇斯的肩膀。

  「啊,哈哈哈哈!对了……原来是奥汀啊……哈哈,瞧我……我还以为谁家的混蛋小子走丢了呢……」

  「少来了!老头子!!快回答我的问题!!」

  「呃……嗯……好……」

  寇斯拿起新端上来的酒,又灌了一口,然后:「呃?……等等……你问我什么来着?」

  「我问你,大陆上不是已经没有中级以上的恶魔了么?为什么我听说很多厉害的人物,都有和高级恶魔交手的经验??」

  「呃……废话!!」

  老寇斯摇着脑袋,不屑地回答着:「大陆上当然没有中级以上的恶魔了……但是……那些黑暗的洞穴里,可怕的地城中,甚至魔法聚集的沼泽遗迹里,那里仍然困着上古留下来的可怕魔物,甚至更高级的恶魔,那些都是禁地,而它们,也会在那有限的范围内,繁衍,生息……否则……否则你以为那群佣兵,是靠什么维生的?嗝~~」

  「那么,也就是说,只要实力够强,我们也可以去那种地方,去挑战那些厉害的恶魔吗?」

  「啊哈哈哈……不用实力够强,只要你活腻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去!!哈哈哈……」寇斯大笑着,像逗小孩一样伸手在奥汀的头发上摸弄着。

  「那你……寇斯!」奥汀愤愤地拨开寇斯的大手,继续问道:「你以前,不是也当过佣兵吗?」

  「嗯……」寇斯听到这个问题,只是敷衍了一下,便继续地喝起酒来。
  「喂,寇斯……他们刚才说的魅魔……就是中级恶魔,对吧?」

  寇斯沉默着,像是在回想什么。

  「你和它们交过手……对吗?它们是什么样子的……我听说……魅魔都是……女的?」

  寇斯瞥了一眼奥汀,然后笑眯眯地压低声音:「呵呵呵……没错,小子,魅魔可都是漂亮的大姑娘!!啧啧啧……想一想,那可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诱人的身体……天哪,她们那身材,完全就是……为了狩猎男人而刻意制作出来的……你懂我的意思么?嗯?」

  看到血气的少年,脸色开始变红,寇斯继续添油加醋道:「知道么!我可是亲眼见过男人在她们身下呻吟的样子,天那……那情景我永远难忘,他们临终前那极乐的哀鸣,至今仍如梦魇般在我耳边萦绕,我不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快乐,才会在生命最后时刻发出那样的声音。」

  就在两人说着的时候,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坐在了他们的身边:

  「哈哈哈,快别再用你那破故事戏弄这孩子了,瞧瞧他,脸已经像个熟透的苹果啦,哈哈哈哈。」

  「嗯?这可不是破故事,汤迪,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看了眼来人,寇斯继续给自己灌着酒。

  「啊……汤迪队长!你也见过魅魔么?」奥汀兴奋地将提问目标,换成了被称为汤迪的男人。

  「呃,魅魔啊……哈哈……我倒是,没那个眼福……不过,我见过更厉害的家伙。」

  「更厉害的家伙??是高级恶魔??」奥汀迫不及待的兴奋,毫不掩饰。
  「当然是高级恶魔!那可是一只三头兽!!」

  「啊!三头兽!!?」奥汀瞥着嘴,一脸失望:「呃……什么嘛……屠龙小队那年带回城的三头兽的尸体,我也见过的啦……」

  这时老寇斯重新接过话茬:「呵呵……什么屠龙小队,不过是皇家贵族们的娱乐项目而已,我可没见他们屠过什么龙。」

  奥汀则反驳道:「但是屠龙小队里真的有很多厉害的家伙啊!比如!华伦特!他可是最强的战士!」

  老寇斯抿了抿酒:「哼,你要是有权有势,自然会有那种厉害的家伙给你打工的。」

  奥汀还想说点什么,但这时,

  【哐!!!】

  酒馆的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接着两名军官,走了进来。

  只见他们环顾了一圈醉醺醺的士兵们,而士兵们也纷纷放下酒杯,不明所以地回望着他们。

  「橡盾营!全体!!广场集合!!!」

  两名军官严厉地喝责完命令,便走出了酒馆。

  这下酒馆瞬间炸开了锅,各种埋怨声此起彼伏的吵嚷起来

  「什么嘛!!!现在集合???」

  「搞什么!!!我们明天不是就开始休假了么!!!」

  「天啊!!外面可在下雨,这群家伙疯了吗???不把士兵当人看啊!!」
  「大晚上的,这是要折磨人啊!!」

  【哐!!!】

  门再次被推开,两名军官重新走了进来,而士兵们的抱怨声立刻哑然而止,酒馆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马上!!!三分钟内还没到场的人,军法处置!!」

  这下士兵们不得不赶紧起身,纷纷向酒馆外走去。

  「怎么搞的?看军官的样子,像是有什么事。」奥汀看着老寇斯问道。
  而老寇斯则望着汤迪「队长,你没收到什么命令么?比如突袭训练什么的……」

  「没有,我对此也一无所知,总之,我们赶紧先去集合吧」汤迪说着,他和奥汀以及老寇斯,一起走出了酒馆。

  哗哗……

  暴风雨不断倾洒在小镇的广场上,一群群士兵从四面八方不断向这里聚集,几名骑马的士官则在广场周围,催促着队伍的集结。

  长矛,火枪,各种武器和盔甲的磕碰声,在广场内吵闹地鸣响着,

  「妈的,真要命,这种鬼天气竟然集合,那群该死的家伙可真不把士兵当人看……」

  几个醉醺醺的士兵在风雨中诅咒地抱怨着,但是声音却被刻意压低,似是怕被那些高声吆喝的士官听到。

  奥汀也握着自己的长矛,他望着那些在马背上不断喝令的士官,疑惑地问着身后的老寇斯:「我说,老头子,这次不会又是什么压力训练吧?」

  此时老寇斯的酒意已经醒了,他一脸严肃地望着天空,望着风雨如幕般在漆黑的高空洒落:「恩……有点不对劲……」他嗅着自己挂着雨珠的胡子:「……空气里,似乎有奇怪的味道。」

  奥汀听罢,也望着天空,使劲地吸了口气,但是除了泥巴味的雨水,他什么也没闻出来。

  ……

  不久,二百多人的橡盾营集结完毕,士官和各队队长们在广场前议论着什么。
  当队长汤迪回到自己队伍的时候,奥汀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回事?汤迪队长,我们到底是要做什么?」

  汤迪看了看周围疑惑的目光,对大家说道:「呃,我也不清楚,并没有太明确的命令,不过唯一确认的是,我们要进城。」

  「进城!?」

  「坠星城?」

  「这么晚了,进城做什么!?!??」

  广场上的士兵们显然都从各自的队长处得到了消息,一时广场上嘈杂起来。
  「安静!!!」

  广场前,一个贵族军官大声吆喝起来:「都给我安静!!」

  他骑着马,风雨将他的盔甲洗的锃亮,有耀武扬威的感觉:「士兵们,你们都听到命令了,上面并没有通知我们具体的任务,但是橡盾营,不管是多么艰巨的任务,都从不会拒绝,也绝不会延误!所以,士兵们,向坠星城!行军!」
  队伍开始按行军队列走出广场,踏上了通往坠星城的道路。

  一个士兵小声地抱怨着:

  「切,这家伙说的好听,老子的火枪都湿透了…这叫人怎么用……真是搞的什么鬼啊……」

  另一个士兵则说道:「也许你用不到它,去城里的话,未必会需要开枪。」
  「呵,那可不一定……当年那个什么组织在城里判乱,我们去镇压时可死了不少兄弟。」

  「该不会……又是哪个家伙搞叛乱了吧…………」

  「天哪……」

  红发少年新兵奥汀也在队伍中行进着,他听着身旁士兵们的低声抱怨,心里却涌出了一丝莫名的兴奋。

  「难道,可以战斗了么……」他那样期待地想着。

  随着队伍的行进,他们渐渐进入了茂密的树林小道,因为树木的关系,雨似乎变的稀了,但是道路却越发泥泞起来,士兵们的抱怨声更大了。

  「妈的…该死…老子的鞋陷进泥里了……」

  「这屎一样的路……」

  「闭嘴!!都给我安静地行军」一个士官骑着马,从队伍旁边吆喝着跑过,将一滩泥巴溅到了老寇斯的脸上,

  「他妈的,呸,呸!!」老寇斯挥手擦掉脸上的泥巴,也嘟囔着骂了起来。
  奥汀回过身:「怎么样?老头子,你没事吧?」

  「呃……有点晕,不该喝那么多的。」

  他们身后的一个士兵则问道:「喂,寇斯,你不会又要逃了吧?」

  「呵呵呵……」几个士兵偷偷地笑了起来。

  「混蛋,再不合时宜的开玩笑,老子真踹你们这群新兵蛋子。」老寇斯怒道。
  「呃,好吧好吧……」新兵们看到老寇斯真的怒了,便纷纷作罢。

  不一会,队伍转过几座民宅,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们遇到了其他的队伍
  「快看,是火锤营的人……」士兵们惊讶道。

  「还有鲨舰营!」奥汀也补充着说道。

  「鲨舰营?他们不是海防的吗?怎么也跑这里了?」

  「天晓得。」

  随着数个营队的汇集,行军队伍开始壮大起来,近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着坠星城的方向前进着。

  终于,一段时间后,队伍穿出了小树林,而平原远处,巍峨的坠星城也在黑夜的雨幕中,出现在了众人视野的尽头,

  「我的妈呀……」

  「天啊……诸神保佑」

  队伍再次吵嚷起来,行军队形开始渐渐变得混乱。

  士兵们刚钻出树林,便呆在原地,有的士兵甚至走出队伍,站在路边望向远处的坠星城。

  「维持队列,继续加速行军!!!喂!!!你!!士兵,就是你!还有你!都给我回到队伍里!!!!」

  军官们在骚动的军马上,大声喝令,整顿着即将崩溃的军纪。

  但是远处,在风雨中燃起冲天火光的坠星城,让所有士兵的脚步都因震撼和惊恐,而变得沉重起来,那天空远处的乌云,就如同燃烧着烈焰的赤色漩涡,悬浮在坠星城上空,不断翻腾,将一道道闪电和暴雨一起,向城内倾泻……

  「我的天……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奥汀瞪大着眼睛,惊疑地自言自语着,在他身边,老兵寇斯则同样一脸震惊地嗅着胡子:「这雨……是温的……」

  众人听到,纷纷伸手去接雨:「确实是温的,天呢……这温度,适合洗澡……」

  「都给我归队!!继续行军!!!!」

  在骑马士官们的不断喝责中,队伍终于渐渐恢复秩序再次开始前进,但是风雨里,从城内传出一声声若隐若无的钟鸣声,和夹杂在其间的可怕怒吼声,让士兵们的内心,开始变得越发不安起来,

  「什么情况……不会真的是叛乱吧?」

  「但是……我好像听见了什么叫声……不像是人类发出的……」

  「难道……叛军还养了怪物么……?」

  「什么怪物……?」

  「呃……比如恶魔?」

  「养恶魔??你逗我!?」

  「……」

  士兵们惊疑地议论着,并且又是一阵行军后,在漆黑的平原上,几匹战马承载着几位贵族军官,冒着风雨向队伍迎面奔来,

  队伍为首的几名士官,看到后,骑马迎了上去:「长官!!」

  军官们在队伍前勒停战马,高声喝道:「士官,你们是哪个队伍的??」
  「城卫军护城部队,橡盾营,火锤营,以及海防军,警戒预备队,鲨舰营,长官!!我们接到命令由西南门进城!!!」

  「西南门进不去了!!」来人说道。

  「对不起??长官???」

  「我说西南门进不去了!!!」

  「可是长官,我们接到命令……」

  「我不管你们接到什么狗屁命令,我说西南门进不去了就是进不去了!!所以现在你们所有队伍,跟我一起去正南门进城!!」

  「正南门!?那要多走几十公里的路!!」

  「那他妈的就抓紧时间带队跟上我!!!」来人的军衔显然很高,他大声的斥责着。

  「好吧,士兵们!!!你们都听到了!!我们要由正南门入城!!!队列,向城南前进!!!传令官!!向后面的队伍传令!!」

  坠星城,皇宫。

  吵嚷的军政大殿,大王子凯特站在巨大的地图边,听候着几名军官的报告。
  「殿下,大臣和将军们都在尝试赶来……但是,通往皇宫的主要道路都出现了大量的恶魔……所以……」

  「让他们不要来了!全力协助馆泽将军拯救市民!!」

  「报告殿下,我们与城东区的指挥所已经失去了联络……」

  「报告殿下,城中的恶魔传送门位置,目前已确认的有四十六座,主要集中在城东区,城北区,以及……皇宫的周围……」

  凯特锁着眉头「有馆泽将军进一步的消息么?」

  「报告殿下,已经派人向馆泽将军传达了你的命令,馆泽将军最后的回复是在前往神圣教堂的路上,他正从教堂那里重整各处散落的军队,并且大量的市民,也都在向教堂汇聚……」

  「都在向教堂汇聚?那么港口怎么样了……?前面不是说有大量市民去了港口?」凯特担心地反问着。

  「殿下……港口……」

  「港口怎么了?」

  「我们与港口,也在刚刚,失去了联络……」

  「可恶……这是怎么搞的!!」凯特狠狠地锤着桌子。

  「殿下……从传送门里入侵的恶魔都是低级恶魔,只有少量的中级恶魔,我认为,最终我们能击溃这场入侵。」一名军官试图劝慰凯特。

  「是的,殿下,目前除了一条吊桥负责联络进出外,其他吊桥都已收起,城内的恶魔并不会威胁到皇宫,只是皇宫内部的传送门,还没有掌握位置,相信很快……」

  这时,卡米尔将军背着巨剑,走了进来「殿下,已查到皇宫里的传送门位置,它们位于封印庭院!!」

  「什么?封印庭院??那里可是有教廷骑士在把守,怎么会?」凯特问着。
  「殿下,据报告,亲王马特兰大人,曾带着一个神秘的女人和一名保镖,去了封印庭院……」

  「神秘的……女人?」

  「那是黛妮丝,凯特殿下!!」一声洪亮年迈的声音响起,大厅边的传送阵处,闪起了紫色的光芒。

  紫光闪过,年迈的大法师梅尔坦尼斯出现在了军政大殿,并且在他身后,华洛紧紧跟随,还有布诺酒山,也严肃地收敛着大吵大嚷的性格,梅琳达的身子似乎还有点虚弱,她和爱丽丝一起,互相牵着胳膊,而最后面,黑暗精灵公主娜琪莎,也出现在那里,她一脸好奇,环顾着人类皇宫的大殿。

  「梅尔老师!」大王子凯特迎了上去。

  「殿下,大事不妙啊!来来来,孩子们……」梅尔坦尼斯招呼着孤儿院一行人,来到了作战桌前:「殿下,这几个是孤儿院的孩子和工作人员!!」

  「孤儿院?我倒是听我三弟凯尔提过你们。但是怎么会?」凯特不明地望着他们。

  「殿下,正是这几个孩子,发现了那女人的身份,并通知了老夫。」梅尔坦尼斯解答着凯特的疑惑。

  「那女人的身份?……梅尔老师,你刚才说,那女人是黛妮丝?难道……会是……那个黛妮丝??」

  「没错,殿下,那女人就是曾经主导灭世之战的,恶魔女王黛妮丝。」大法师确定地回答着。

  「什么!?」不断被闪电照亮的大殿内,众人们听到这个消息,都纷纷露出震惊的表情。

  「怎……怎么会?」凯特也难以置信地望着大法师。

  「说来话长,殿下,但是……黛妮丝并不是我们目前最棘手的问题,我能感应到她的力量很弱,并不具备当年兴风作浪的能力!」

  「那好!!她这是来送死!!」卡米尔说道。

  「不!不!」大法师继续说着:「……现在的问题是,她竟然已经进入了封印庭院!那里封印着另一个可怕的炼狱魔王,斗神屠军。而如果黛妮丝成功解除了它的封印,那么传送门里,被召唤出的,将不在是低级恶魔,而是屠军那可怕的毁灭军团~」

  「毁灭军团?」

  「恩……那是屠军统领的炼狱军团,有各种高级恶魔组成的可怕力量……如果它们被召唤过来……坠星城……恐怕……」老法师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我们必须阻止她!!」听了大法师的话语,凯特果断地下达着命令:
  「传令官,去神圣教堂告诉馆泽将军,城外的部队进城后,全部由他指挥!!既要救助市民,也要尽可能摧毁城内的传送门!!」

  「是,殿下!」

  「还有!马上想办法和港口恢复联络,我要知道那里的情况!!」

  「是,殿下」

  「城外的部队怎么样了?」

  「他们已经在路上了,殿下」

  「很好,让他们进城后摧毁所有遇到的传送门,并尽快与馆泽将军建立联系,另外……召集所有领地的领主,让他们集结部队,驰援坠星城……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是,殿下」一个个传令官,不断的领取命令后,飞奔出了大殿。

  「卡米尔将军!!」凯特继续命令着:「你现在接管皇宫内的所有护卫队,告诉庭院那边的教廷骑士,这是代理国王的直接命令,不得有任何异议!我要你全力攻入封印庭院,摧毁那里的传送门,并阻止黛妮丝的行为!!」

  「明白了!殿下!」卡米尔将军接到命令后,率领着大殿内的军官们,一同前往了封印庭院。

  这时,大法师说道:「我也得去封印庭院,殿下。」

  「梅尔老师……你,一定要当心!」凯特显然有点担心大法师的年纪。
  「放心吧,殿下,我这把老骨头还没问题,而且黛妮丝,我比较了解!」
  「那拜托你了,梅尔老师。」

  「还有,殿下,这些孩子们,他们都有着不错的本事,让他们在你身边,会有帮助的,你不能把所有人都调走,你也需要人保护!」说着,大法师掉头对孤儿院众人道:「华洛,你在这里,要保护好殿下,还有孩子们,你们都要注意好安全,尤其是你,爱丽丝。」对话中,大家发现大法师似乎格外的担心爱丽丝,虽然大家不太清楚原因。

  「老师,我们一定尽全力保护好殿下的。」华洛对大法师说道。

  凯特则望着孤儿院一众人道:「那么,拜托大家了。」

  看到这里,大法师似乎还是不放心,他将凯特殿下和华洛叫到身边,低声嘱咐道:「如果事情最后向不好的方向发展,千万不能让这名叫爱丽丝的孩子,落入黛妮丝的手中……」

  「老师,爱丽丝怎么??」华洛惊疑地问道,凯特也不明地望着大法师。
  大法师则说道「现在没时间解释的很详细,总之,那个叫卡鲁的孩子已经被黛妮丝抓走了,所以这个孩子一定不能……懂么,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这名叫爱丽丝的女孩。」

  「我知道了,老师。」「明白了,梅尔老师」

  一切交代完毕,大法师才离开了大殿。

  「卫兵!」

  大王子凯特叫来剩下的近卫,并对孤儿院一众说道:「大家,请跟我来,我们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

  …

  坠星城,城南主门

  「妈的,接应我们的人呢」

  被暴雨不断拍打的谷仓边,贵族军官骑在马上,望着远处高耸的城门。
  那里城门大开,漆黑一片,却没有人影,连城内的街道,都没有任何活物的迹象。这和远处城内不时传出的哀嚎声,形成了诡异的反差。

  在贵族军官身后,橡盾营正在等候着命令,而其他的营队,已经分别去了城南的另外几道大门。

  此时橡盾营停驻的地方,是城门外的一个集市,平时这里白天很热闹,但是现在深更半夜,周围只有雨声和一堆静寂的库房,以及谷仓。

  「士官,橡盾营有多少人?」贵族军官向旁边的士官问道。

  「216人,长官!」

  「好吧……」贵族军官勒着战马,回到了队伍前。

  「士兵们!!」

  他冲着队伍,大声喊道:「我知道你们在疑问什么!!!现在,我就来告诉你们,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先还在窃窃私语的士兵,听到这话,便纷纷停止了猜测的交谈,他们安静地望着军官,并期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军官继续说道:「是那群失败的叛党!!他们如今已经走投无路,竟然铤而走险,他们做出了丧尽天良的事情!!」

  他顿了一下,观察着士兵们的情绪,然后愤怒地吼道:「那群叛党,竟然在城内,召唤了恶魔!!」

  「什么……?」

  这下士兵们炸开了锅,纷纷惊讶地吵嚷起来

  「召……召唤恶魔??我的天啊……」

  「……那群家伙,竟然会做这种事??」

  「该死,这可真是畜生的行为!!!!」

  「他们怎么会……」

  望着被激起怒火的士兵,军官再次大声喊道:

  「是的!!没错!!士兵们!正是那群叛党,他们面对无法挽回的败局,已经绝望地,把矛头指向了无辜的平民,他们在利用恶魔,对坠星城,发动偷袭!!!!」

  「天啊……」

  「这群混蛋!!早该去剿灭他们!!」

  「这种事!绝不原谅!!」

  「但是……他们究竟召唤出了多少恶魔……城里怎么……」

  「是啊,究竟有多少恶魔……」

  「我们……要和恶魔作战吗…………」

  「士兵们!!不要担心。」军官开始安抚着:「被召唤出来的,都是低级的恶魔~它们只是一群野兽!!只要你们按照平时训练的去做!我们很快,就能平息这场叛乱!!」

  说着,贵族军官在马上抽出了明晃晃的长剑:「所以,现在,士兵们,跟着我!!让我们一起!去拯救城里的市民!!去拯救,我们的家人!!!」

  「走!!去干掉他们!!」

  「对!如果只是低级恶魔!!那没什么可怕的!!」

  「咱们上!!」

  被激励起斗志的橡盾营,开始跟随军官的战马,向城内冲去…………

  ……

  …

  很快,橡盾营就经过了空旷的城门,踏上了城内的街道……

  顶着风雨的一段奔跑,让士兵们进城后,纷纷喘息着放缓了步伐,

  而城内远处,虽然仍不时传来市民的惨叫声,但这里四周的民宅和商铺,却都安静的可怕……

  门窗要么开着,要么被砸碎,显然,这里的房子,已经都是空的了……
  士兵们逐渐开始用警惕的目光,环顾四周,他们跟随军官的战马,向城内,小心走去。

  「喂,老头子……」

  少年奥汀悄悄的问着老寇斯「你有家人住城里么?」

  「呵?住坠星城里?那我们还当兵干嘛……」

  老寇斯不屑的回答着,然后向旁边的队长汤迪,小声问去:「喂,汤迪,你觉得……是叛军干的么?」

  「我不知道,寇斯,别问我。」汤迪只是紧张的握着剑。

  「叛军召唤出恶魔,他们怎么控制呢……」有其他的士兵,也开始小声地交谈着。

  「是啊……那群家伙……不是说要为平民而战么……怎么会做这种事……」
  「哼,说的好听,什么为平民而战…………都是利益!懂吗!!利益!!」有人不满的回着。

  「得了……叛军里也是有好人的,我就见过。」

  「什么……你见过?你这家伙,真是活腻了!!」

  「别吵!!!」

  面对士兵们渐渐的骚动,贵族军官大声地喝责起来:

  「都安静的行军!!注意警戒周围的动静!!不要被叛军偷袭!!我们必须及早赶到神圣教堂,和指挥所汇合!!」

  「听到了没?他说要去神圣教堂……」

  「天哪……那要去市中心……好远的路……」

  「这里到底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安静……」

  这时,突然有人喊了起来,

  「快!快看!!」

  只见在街道的转角处,横七竖八的,地上躺着十多个人类的尸体……有士兵的,也有平民的。他们很少有完整的,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有的甚至被整个撕开,血淋淋地,非常可怖。

  橡盾营大多都是从未作战经验的新兵组成,突然面对这样的场面,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那也是……叛军干的么……」

  「不……不可能……你傻么……人类怎么会,去吃尸体……」

  「是啊……他们身体的部分……好像都被……啃食过……」

  「我的妈呀……别说了……」

  「安静!!士兵们!!都安静的行军!!!」

  贵族军官想要制止越来越骚乱的队伍,他大声的喊着,试图调转马头:「你们都是受过训练的军人~不要被这种……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喊话的军官,突然发出一长串的惊呼,并突然从马背上,失去了踪影……

  只听漆黑的雨夜天空,响彻出一串女人妖艳的媚笑声:「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并且军官的吼叫声,也在天空中传了回来「呃啊啊啊啊…………快救我~~~……」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所有士兵都只是看到了一道黑影,疾速在眼前掠过,然后马背上,便不见了军官……

  而女人的笑声和军官的喊叫声一起飞过了几座房屋后,便在远处,失去了动静……

  「呵呵呵呵呵呵……」

  「呃啊啊啊啊啊…………」

  ……

  …

  「怎……怎么回事……???」

  士兵们木然的呆在了原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队伍的指挥,竟然就这么被掳走了……

  「那是个什么!!??谁看清了!!?」有人大声问道。

  「那是个女人!!是个会飞的女人!!」

  「蠢货,那东西叫魅魔!!」

  「什么?那就是魅魔!!??该死,我竟然没看清!!」

  「等她来找你时,你就会看清了!!」

  「那她什么时候会来找我?」

  人群本来紧张的气氛,被这愚蠢的对话给逗笑了,不少士兵都笑出了声。
  「闭嘴!!都快闭嘴!!」这时有士官试图恢复队伍的秩序。

  但仍有人在笑着说:「呵呵,等你死前,她会回来找你的,如果你够幸运的话!」

  「我说闭嘴!!!都他妈给我安静!!!」士官们焦急的吼骂着。

  「咱们,要去救他么?」奥汀真切的问着寇斯。

  「别傻了,怎么救。我们冲过去,他都凉了……」寇斯吹了吹胡子。

  这时,身旁的汤迪队长,突然大声吼了起来。

  「所有人!!!注意!!!!!」

  士兵们立刻寻声望去,只见街道尽头,一群群赤色的低级恶魔,突然从拐弯处冲了出来。并且,它们发出可怕的吼叫声,凶猛地向着队伍,发起了冲锋。
  「天啊!!是恶魔!!大量……」

  「它们来了……它们冲我们来了!!」

  士兵们再次开始慌乱起来……

  「盾卫兵!!!正前方列阵!!!」

  有过作战经验的汤迪,在危机时刻,看到士官们也在慌乱,便自然的,开始接起了队伍的指挥。

  慌乱的士兵们,听到汤迪的指挥,也都信服地,开始履行指令。

  「盾卫兵!!!!!上前!!」传令们不断传达着汤迪的命令。

  很快,盾卫们在队伍前方,筑起了坚固的壁垒。

  「火枪手!!弓箭手!!!」汤迪继续吼道!

  「弹药!已上膛!!!弓箭!已上弦!!!!」士兵们高声回答着。

  「准备!!!!!」

  汤迪扬起手,他目测着恶魔们的距离「继续,准备!!」

  在盾卫们的身后,士兵们死死的扣住扳机和弓弦,他们屏住呼吸,紧张的等着命令。

  「现在!!!!开火!!!!!」

  嗖嗖嗖~呯!!呯!!呯~!!!

  弓箭应声齐射,但火枪们,却有不少哑了火,因为雨天的原因。

  「该死!」有的士兵咒骂着,拍打着自己受潮的火枪。

  而不断冲锋的恶魔,在齐射中,应声被干倒一片。不过其中大部分,又重新爬了起来,再次加入了冲锋。

  「自由开火!!!」

  汤迪继续喝道:「长矛兵,全体入位!!!!准备接敌!!!!剑卫!!守住侧翼,留意房顶!!!!!传令官!打信号弹!!我们需要援助!!!」
  「不行!!!信号弹都潮了!!!点不着!!」

  「该死!!」

  奥汀听到命令,便向前走到盾卫身后,他握紧自己的长矛,顺着盾间的缝隙,伸了出去。

  此时的红发少年,他瞪着双眼,紧张地望着前方如潮水般涌来的大群恶魔,在那一刻,他内心开始不自主地,默默祈祷。

  「房顶有恶魔!!!」

  突然,队伍里有人惊呼起来,并且后面也有人喊道:「后面!!后面也有!!!!」

  「什么!!」汤迪望向房顶,只见有地狱犬和嗜骨兽,在从房子另一侧,涌上房顶。

  而这时,就在汤迪惊讶的时候,

  队伍前方的盾卫们,已经开始承受恶魔群的第一波撞击……

  「呃啊啊啊………………」

  「顶……顶住!!呃啊啊……」

  「……戳它们………快用长矛戳它们!!!!」

  「呃啊啊啊!我的长矛断了!!!」

  「……我的也是!!」

  「用剑!!快用剑!!」

  「把那些伸进来的爪子砍断!!!!」

  「呃啊啊啊……太多了………不行了!!!要被冲开了!!!」

  「不能被冲开!!!!死守!!!必须守住!!」

  「呃啊啊啊…有东西从我头顶上跃过去了!!!」

  「不要管!!守好自己的位置!!!!」

  不少地狱犬,跃过盾卫兵的头顶,并冲进了人群内部,然后纷纷被剑卫们砍死在地,但是随着屋顶上的恶魔,还有队伍后面出现的恶魔,也开始不断冲进人群,整个橡盾营的阵型,开始陷入混乱。

  「呃啊啊啊……」

  在盾卫间奋力戳动长矛的奥汀,突然感到后腿一阵拉扯,他回头一看,发现一只地狱犬正在尝试撕开他的靴子。

  「该死!!」奥汀不想放弃手里的长矛,他奋力的想要将地狱犬踹开,但是几次尝试都没有办法。

  关键时候,地狱犬却被一柄长剑刺穿,一声哀叫,死在地上。

  「小子!!跟我来!!」老兵寇斯抽回长剑,一把拉过奥汀,向旁边退去。
  此时盾卫的壁垒已经被彻底冲散,整个橡盾营惨叫声此起彼伏,他们被不断涌进的恶魔,分割成了数个难以相顾的小队,并被逐渐残杀……

  「呃啊啊!!!不!!!…………」

  「呵呵呵呵呵………………」

  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的几只魅魔,也在不断向人群俯冲,她们把人带到高处,再扔回地面摔死。如果有被她们看中的,就会被带着飞往远处。

  「后撤!!退到屋里去!!!大家快退到房子里去!!!!」

  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围剿,有人开始高声大喊。

  士兵们开始分别跟随自己的小队,一边战斗一边向四周的房子内退去。
  「快进来,小子!!」老兵寇斯和少年奥汀也退到了一所民宅里,与此同时,又相继涌进了七八个士兵。

  民宅不大,但有两层,不断进来的士兵,将寇斯和奥汀挤到了楼梯上。
  「该死!!!……这是有计划的伏击!!有人在指挥这群恶魔!」

  士兵们一边擦着脸上的血迹,一边惊恐地说着。

  「……那群叛军……真的能控制恶魔了吗…………!!??」

  「不……不可能………一定有什么搞错了!!」

  大家都非常惊恐,大口的喘息着。

  这时奥汀问道「谁看见汤迪队长了?」

  「我看见了……」有人回答。

  「他人呢?」

  「我看到汤迪队长……被魅魔……抓走了……」

  「什么!!你胡说!!!」

  「真的……我亲眼看见的!那群魅魔,专挑指挥的人抓……」

  「不……不可能,汤迪队长……」奥汀的语气有点绝望。

  「它们来了!!!」

  有人大喊道。

  「守住门!!!!先守住门!!喂,拿盾的!!上前面来!!!」

  「还有楼上的小子!给我你的长矛!!!」

  奥汀被挤到了二楼,他只能把长矛递给楼下的士兵。

  「快!用盾堵住门!!!用长矛戳它们!!别让它们进来!!!」

  「这不行!!它们迟早会冲进来!!!」

  楼下的士兵们,再次陷入了战斗。

  「守住!!我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退路!!!」

  寇斯在二楼喊道,然后叫上奥汀,在二楼寻找出路。

  他两人来到一间卧室,推开窗户,看到一些堆积的杂物,能够通向后院的小巷,而小巷里,似乎没有恶魔。

  「我们只能从这里撤出去……」寇斯对奥汀说道。

  「我去叫他们」奥汀跑回楼梯。

  但这时,楼下传来了剧烈的惨叫声

  「呃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奥汀放慢脚步,听到楼下渐渐没了动静,他小心翼翼来到楼梯口,偷偷向下观看。

  只见数只大小不一的恶魔,正在那里啃食地上的尸体,而另几只恶魔,正在撞击厨房的房门,显然有士兵退到了厨房。

  奥汀从腰间抽出长剑,闭上眼,鼓了鼓自己的勇气,然后就想下楼。

  但这时,赶到的寇斯,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并捂住他的嘴,把他拖回了二楼的卧室。

  「你干嘛!!老头子!!」奥汀愤愤地挣脱寇斯捂在他嘴上的手。

  「你疯了么?长点脑子,蠢货。」

  奥汀冷静了一下,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确实和送死没什么两样。

  「我们赶紧走!!」寇斯说着,顺着二楼的窗户,钻了出去。

  奥汀也紧跟其后。

  他们二人,小心翼翼地,从后院,逃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

  「呼呼……呼……」

  漆黑的小巷里,一老一小,两名士兵,拼命地跑着。

  「停下……小子……让我喘口气……呼呼……」年迈的老寇斯终于先受不了,停下了脚步。

  「老头子!你怎么样??」奥汀赶紧回身来搀扶老兵寇斯。

  「没事……他妈的,我有点想撒尿……」

  于是两人环顾了下四周,确定没什么动静后,一起开始在小巷边撒尿。
  「看来,那群恶魔没有追过来……」寇斯长嘘到。

  「我们现在怎么办,老头子?」

  二人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开始商量。

  「怎么办?当然是想办法出城……离开这鬼地方。」寇斯一边提裤子还一边抖了抖。

  「出城?那军官不是说,我们应该去神圣教堂!!?」

  「别傻了,小子。你没看到那群恶魔么?那可不是什么狗屁叛军控制的,我曾经和那些东西打过交道,它们只有周围存在更强大的恶魔时,才会行动那么一致。」

  「更强大的恶魔……?」换平时,奥汀听到这个会很激动,但是现在,他只有惊恐。

  「所以说,小子,我们出城,而且有多远跑多远。别管什么神圣教堂了,这回我看整个坠星城,都要悬了。」

  「不!寇斯!!要走你自己走!!我要去帮他们!!」

  「帮他们?他们是谁??」

  「市民啊!!!」

  「哈!小子,你可真他娘的伟大。你脑子锈了吧?」

  「我不管!!老头子!要么你一起来,要么我自己去!!」奥汀说着,就自己跑了。

  「等……!!!妈的!!」寇斯一边骂着,一边追了上去。

  「恩?老头子,你怎么跟过来了。」

  「废话,我还没想好从哪出城!先跟你去教堂看看好了」

  两人说着,一起跑出了小巷。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条宽阔的街道,仍然是空旷无人……

  「过来,小子,往这边走。」

  二人贴在房子边,躬着腰,小心的走着,不时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该死……」寇斯骂着。

  「怎么了?老头子。」奥汀问着。

  「你没发现吗?这雨,越来越热了……有点烫。」

  「是啊……老头子,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反正我跟你说过,坠星城怕是要完蛋,我们怕是都要完蛋!!!因为你个蠢小子不肯逃命。」

  「但是……」奥汀想要辩解什么。

  「嘘…………!!!!!」寇斯却突然阻止了他继续说话,并示意他用耳朵听,有情况。

  奥汀瞪大眼,仔细开始倾听。

  「呵呵呵呵……很好……你做的很好,你可真乖……呵呵呵……」

  「女王……我的女王……呃……我是你的……请带我走……哦啊啊啊啊啊………………」

  在他们二人头顶的窗户里,隐约传出了一阵阵男女间的淫靡之声……

  而且,那男人的声音,奥汀感觉有点耳熟。

  两人小心翼翼地站直身子,然后偷偷地贴着窗户,向屋里望去。

  只见屋里的床上,正上演着让人血脉喷张的香艳画面……

  一名美艳的魅魔,正将一个男人按在床上,骑着他,不断地起伏腰肢。
  而那男人,还不知死活地在配合魅魔,在曲线诱人的妖躯下,他不知疲劳地挺动下体,似是在追寻某种即将消逝的极乐…

  有经验的老兵寇斯看得出来,显然,这已经是一次接近尾声的猎食,魅魔那蠕榨的腰臀,正有韵律地,收获着猎物的生命精华……

  但是当他们看清那男人的身份时,奥汀瞬间瞪大了眼睛。而寇斯则赶紧将他嘴巴捂住,趁他没发出声音时,拖着他,没命地向街道另一边的小巷里跑去。
  奥汀拼命挣扎,想要挣脱开寇斯的手。

  「呃啊……」突然,寇斯一阵吃痛,手被奥汀狠狠咬了一下。

  「妈的……小子……你疯了!!竟然咬我!!」他在小巷里,放开了奥汀。
  「寇斯……你才疯了!!那可是汤迪队长!!!!」

  「废话!我知道!!你以为我瞎吗!!」

  「那你为什么不去救他!!还阻止我救!!!」

  「没用了小子,汤迪完了……」

  「什么!!?他可是我们的朋友!!你不试一下怎么就说他完了!!!」
  「混蛋!小子!!你以为我不想救吗!!但是没用了!!那个场面……我见过!!汤迪完了!!彻底完了!!我们不可能救的了他。」

  「我不信!!他还活着!!你没听到他还在说话吗!??」

  「蠢货!小子,你以为就凭我们俩,能杀的掉那只恶魔吗?那可是魅魔啊,你不要看她长着一副女人的娇弱模样,就以为她好欺负,那东西可是中级恶魔,比那些屠杀我们的野兽,可要厉害的多!!」

  「老头子,你要是不肯来!!我自己去!!我不会看着汤迪队长就这样死掉!!绝不!!!」

  「混蛋小子!!你这是送死!!你给我回来……」寇斯一把拉住他,不让他走。

  「放开我,寇斯!!!你这个混蛋!!你这个逃兵!!!你这个懦夫,孬种!!!!!!!!!!」

  奥汀突然愤怒地骂着老寇斯,并且眼里有点泪光……

  他从来不喜欢那群士兵骂老寇斯逃兵,懦夫这样的话语。但是现在,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在骂同样的话。他有点后悔,但是话已出口,只能背过身,独自跑向拯救汤迪的道路。

  而老兵寇斯,则楞在了原地,他沉默着,看着奥汀跑远的背影。

  「真该死!!你这个笨蛋!!」寇斯一拳捶在墙上,也不知道是在恼怒奥汀,还是自己。

  ……

  温暖的屋内,魅魔仍然沉浸在收割猎物生命的快感中,她陶醉地起伏着身体,失神地舔着唇,就像在享受毒品一样满足。

  而她身下的男人……队长汤迪,已经渐渐没了动静……

  「嗯!!?」

  突然,一阵剑风涌来,魅魔迅捷地从床上飞了起来,并躲过了致命的偷袭。
  魅魔站到床边,望向来人,只见一个红发的少年,出现在她的视野。

  看清奥汀的样子后,魅魔因被打扰而愤怒的脸,开始浮现出妖艳的笑容:「呵呵呵呵……今天,还真是有口福呢……」

  她的声音,像诱人的妓女,而动作则更加风骚。她在自己胯间的蜜裂中,挑起一滴晶莹,纳入口中,一边品味,一边对奥汀诱惑:「小弟弟……怎么?你也是来向姐姐奉献的么?呵呵呵呵……」

  「住口!!恶魔!!」

  奥汀本想靠偷袭得手,但是偷袭失败后,他开始有点慌乱:「喂!!队长!!汤迪队长!!!快醒醒!」他对床上大喊着,但是汤迪,已经完全没了动静……
  「呵呵……原来他叫汤迪么?嗯……真美味……他是个非常强壮的生命……呵呵呵呵……」魅魔笑着,开始向奥汀走来。

  「不!!妳杀了他!!!畜生!!」奥汀涌起一阵悲愤,他猛地挥剑,向走来的魅魔砍去。

  但是魅魔很迅捷,躲过了奥汀的砍击,并用语言调戏着他:「呵呵……比起那种男人,姐姐其实更喜欢吃,像小弟弟你这样的纯真少年……呵呵呵呵呵……」魅魔说着,想要伸手去抓奥汀的肩膀。

  但是奥汀猛地回身,将剑从下向上,撩动起来。

  「呃!」魅魔迅速躲开,她有点没想到,这少年的剑速,竟然突然凌厉了起来。

  「呵呵呵……看来美味的食物……身上的刺也都比较尖锐呢……」一边说着,魅魔也开始认真起来。

  经过屋内的一番搏斗后,奥汀一个不慎,被魅魔拽住,然后从窗户扔出了屋外,

  哗啦啦!!玻璃碎了一地,

  「呃啊!!!」奥汀吃力地,在雨中爬了起来……

  「呵呵呵……小弟弟……」

  魅魔发出笑声,她先蹲在窗台上,然后也跳到了屋外:「……乖乖把自己送给姐姐……姐姐保证,让你享受到你从没体验过的极致快乐,呵呵呵呵……」
  「去死吧!!畜生!!!」奥汀大喊着,再次挥剑冲向了魅魔。

  「呵呵呵呵……真倔强!」魅魔一笑,然后张开翅膀从奥汀头顶,飞了过去。
  「呃!!?」奥汀猛地回身,却没找到魅魔的身影。

  而这时,魅魔已经从天上,向他俯冲下来……

  「呃啊!!!」奥汀一声惊呼,来不及反应,肩膀已被魅魔按住,只见魅魔推着他,然后将他整个人,直接推到了屋外的墙上。

  「啊!!」奥汀后背撞到墙上,发出一声痛呼,他赶紧想要挣脱魅魔,但魅魔软软的身子,柔若无骨般,向他贴来,并牢牢将他压在了墙上。

  「嗯!该死!滚开!!」奥汀厌恶地还想挣扎,可魅魔已经搂上了他的脖子,并张开红唇,一下咬住了他的嘴巴。

  「嗯!!!嗯~~~」奥汀被魅魔吻住,恐慌地发出了惊呼,他拼命挣扎,但是随着魅魔越发激烈的香吻,他感觉自己的神识,开始迷茫起来……

  并且在香吻中,他看到魅魔的眼睛,闪着诱人的光芒,媚惑地盯着自己,而她的唇,也似乎越发甜美,让他不想分开……

  他的身体开始失去力量,松懈下来,而魅魔柔软的娇躯,越发狂野地挤压着他,将他全身挤在墙上不停蠕动,让他升起了难以抑制的强烈欲火……

  奥汀的喘息开始炽热……斗志开始消失……随着一声长剑落地的声响,仍在强吻他的魅魔,发出了一声胜利般的得意笑声,并且她开始将细长的舌头,侵入到了奥汀的体内……

  「呃…………」

  渐渐地,奥汀彻底瘫在了魅魔怀里,任她摆布…………而魅魔搂住他,开始试图将他抱进屋里……

  「嘿嘿,小妖精,这画面真是太香艳了,说实话,我真的不太想破坏它……但是……他还只是个孩子……你看,换我来,怎么样……嘿嘿……」

  听到有人在身后挑衅,魅魔松开了奥汀的嘴巴,她像搂着宝贝一样搂着奥汀,不满地转过身子:「呵呵,讨厌!怎么总是有不识趣的人,来打扰我的好事……」
  「呵呵呵……那还不是因为,你这小妖精,实在太特么诱人了……」老兵寇斯,吹着胡子,在雨中挑衅着魅魔。而他手中的长剑,则谨慎地,做着战斗的准备。

  「嗯?」

  魅魔打量着寇斯,但是当她看到寇斯手里的长剑时,眉头不由的一皱,她松开奥汀,任其摔在地上,并对着寇斯,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怒吼!

  「嘶~~~~~~~~~~~喝啊啊啊!!!!…………那剑……你从哪里得来的!!」

  「嘿嘿,从妳娘的裤裆里掏出来的!!」寇斯说着,挥剑向她冲来。

  但是魅魔更快,她张开双翼,疾速掠过寇斯头顶,并用双腿,夹住了他的脖子,并生生将他提到了半空。

  「呃啊啊!!」寇斯吃力的喊着,他知道魅魔想把他带到天上摔死,于是不断挥剑向魅魔腿上砍去,

  而魅魔在他的攻击下,则无法飞的太高,她只能用爪子不断招架,就这样两人一起飞了一会后,便从半空中落到了房子的后面……

  ……

  …

  哗哗……

  雨不断地下着。

  ……昏昏沉沉,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奥汀,开始渐渐被雨水淋醒,

  「嗯……这里是……」

  他有点迷茫,像是刚从一场春梦中醒来一样,而且脸上还挂着一丝快意。
  「呼……呼……」他喘息着,像是在回味刚才的梦境一样,把手伸向了跨间……

  「嗯!!!?不对!!」

  突然,他猛地清醒了过来,他一个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

  「这里!!?那魅魔呢!!???该死……」他开始寻觅着,

  在房间里,他看到了已经几乎成为干尸的汤迪队长。

  「不……汤迪队长!!」奥汀悲痛地站在床边,并用床单,将汤迪的尸体盖好。

  然后猛然间,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寇斯!!老头子!!」

  他如醒悟般自语着,并且开始向房子外面跑去。

  哗哗哗……

  雨仍然激烈地下着,终于,在一间民宅后面的院子里,奥汀看到了寇斯,还有那只魅魔……

  「寇斯!!老头子!!不!!!」

  奥汀呼喊着冲了过去,他跪在一片血泊中,扶起了老寇斯。

  「咳咳…………!!!」随着几声咳嗽,老兵寇斯睁开了眼,他看上去异常虚弱:「呃……你还活着啊,小子…………咳咳………真糟糕……看来,她没能破了你的处……哈哈……」

  面对老寇斯的取笑,奥汀的眼睛却开始变得红润:「不……老头子……你的伤……」在他眼前,寇斯的胸前,数道血淋淋的爪印,深可见骨。

  「嘿嘿嘿嘿……小子……快帮我看看……那妖精怎么样了……死了没?」
  奥汀看了看不远处的魅魔尸体,就像香消玉殒的艳尸,已经彻底死透。
  「嗯,她死了……老头子!!你干掉她了……」奥汀说着,并试图抑制住自己的泪水。

  「……咳咳咳咳咳……」

  被奥汀扶着坐起,老兵寇斯不住地咳嗽,他吃力地笑着:「嘿嘿嘿嘿……怎么样,我没吹牛吧…………咳咳……我早就跟你们说过,那种女妖精,是不可能诱惑到老子的……嘿嘿嘿……咳咳咳咳……」

  而奥汀则越发像个孩子般,难忍地抽泣起来「……这里雨太大了……让我扶你进屋……我要仔细看下你的伤……」他说着,试图将寇斯扶起来。

  「呃……不,不用了………………咳咳咳……」寇斯吃痛地阻止了奥汀。「喂……我说小子……你就不好奇……为什么那东西诱惑不到我么……嘿嘿嘿……咳咳咳…………」

  老寇斯说着,他将手中的剑,递给了奥汀:「……嘿嘿,给,拿着它,小子……咳咳……可别弄丢了……这是我曾经当佣兵时……从地城里捡回来的……」
  「不,老头子……」奥汀摇着头,不肯接那把剑。

  「拿着它,小子……别看这剑不怎么起眼,但是对恶魔……它真的很有效果………那群畜生都很怕它。咳咳咳咳……而且……只要你把它带在身边……像魅魔那种女妖精,就不可能诱惑到你……嘿嘿嘿……咳咳咳咳……」

  「不……寇斯……我不要……那是你的剑……我扶你进屋,等你伤好了……你还会用到它……」奥汀哭着,再次试图抱起寇斯……

  「呃啊……该死~你可真是个蠢货!……臭小子,你这副哭相,就像个没长大的屁孩…………咳咳咳…」老寇斯吃痛地闭紧眼,并且虚弱的骂着:「咳咳………我特么好想在你这没出息的脸上,来那么一巴掌……哈哈……」老寇斯伸出手,在奥汀挂着泪水的脸上,无力地轻拍了两下……然后又说:「不过算了,小子……咳咳咳咳…………其实说实话,我还是……应该要感谢你的…………」
  「不……老头子……是我害了你……是我不好……呜……我应该…………」奥汀的哭声已经无法止住。

  「呃……咳咳……知道么,小子…………」

  老寇斯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懦夫,逃兵」……这样的称号……我真的……背负了太久……「

  「呃……嘿嘿,不过还好,在最后……终于有人,给我提供了这个机会……咳咳…………」

  「嗯……小子……是你让我……呃……让我找到了……我的救赎……咳咳……因为这一次……我终于……没有逃跑………我终于…………」

  一边说着,老兵寇斯,停止了呼吸。

  「不……不要死,……老头子………求你………呜……」

  雨幕中,少年奥汀,抱着寇斯的尸体,懊悔地哭着,久久难以停止……
  ……

  …

  不知过了多久,奥汀终于开始抹去眼泪,他孤独地,怒力地,将寇斯的尸体,抱进了旁边的房间……

  他将寇斯,放在了一张床上,并盖上被子,让他看上去像是在熟睡一样……
  他站在床边,注视了一会,又擦去新涌出的泪水,然后,才走出了房间……
  ……

  在屋外的地上,他捡起了那把剑,寇斯留给他的那把。

  他看着剑身,很锋利,但和普通士兵的钢剑没什么不同,也感受不到任何魔力。

  只是,在剑身的底部,却被人刻上了「懦夫」二字,

  字迹陈旧粗糙,也很有力,始作俑者曾经刻下它时,似乎内心怀着悔恨。
  将雨水和血迹擦净后,他将懦夫剑,挂到了腰间,

  并且,作为橡盾营最后的幸存者,

  新兵奥汀,

  向着神圣教堂的方向,

  独自奔进了雨幕……

  ……

  …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