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师士传说之阴暗的殇】(01)【作者:黑暗蜗牛】
【师士传说之阴暗的殇】(01)【作者:黑暗蜗牛】
字数:9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章、回忆炽风星

  大家好,我是殇,曾经跟随了两任传奇的主人,尤其是第二任主人叶重,更是传奇中的传奇,几乎统一了数个星域。

  不过,今天的我不是要来歌讼那些流传甚广的传说故事,而是要和大家分享一些我个人的收藏和兴趣,比如,那令多数男人垂涎不已的第二任主母芮冰……
  要从哪里开始说好呢,让我想想,嗯,不如就从炽风星上那次的格斗交流会说起吧。

  当时,叶重正在躲避三大世家的追杀,为了他的安全,我以灰域领者的身份渗透虚拟网,监控了整个炽风星,当然,也早早就知道了芮冰的到来。

  当时芮冰是应一位父亲的好友华叔华天楷的邀请,来到炽风星参加格斗交流大会,身为内定的未来主母,既然有机会了解她的过去,我便顺带的潜入了华天楷的私人光脑,看看有没有什么相关的资料。

  没想到,华天楷的光脑里,尽是些芮冰年幼时的走光照片,和一位与芮冰有几分神似的成熟女人性爱影片,依照年龄来看,可能是芮冰的母亲,想不到这个华馆主当真风流。

  嘿嘿,对於这些东西,我当然是全部备份留着自己观赏啦,我可没兴趣和叶重那个不懂情趣的人分享。

  不过,发现了这些东西,也让我猜到了这次华天楷邀请芮冰,除了格斗交流外,一定还有一些隐藏在其下的黑暗心思。

  想到这,我那些天便特别关注天华武场这位馆主的行动。

  同时,这里还要顺带提一个人,他便是华天楷的其中一个弟子花殇昧,在我监视时意外发现,原来他竟是华天楷与芮母的私生子,难怪长的一表人才。
  在赶了半天的路,到天华武场安顿下来后,芮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洗个澡,爱乾净的她无法忍受飞船起降而带起的巨大灰尘。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在她房间的浴室单面钢化镜后面,被华天楷安装了一套极为先进的全息监视投影。

  「殇昧,好好的看看你姐姐,如果有机会的话便把她给办了。」此时,在一个阴暗的房间内,站着两个男人,正是华天楷与花殇昧。

  芮冰脱下衣服后,不管是胸前那两点诱人的嫣红,还是下身粉嫩的肉缝,在如此高科技的投影仪运作下,纤毫毕露。

  这套昂贵的投影监视仪,除了成像非常清晰外,还有另一个被选用的原因,那就是在观看时,不会引起高手的感觉!

  要知道像芮冰这样的界者高手,对於他人目光的窥视是非常敏感的,可是,如果他人只是观看投影后的成像,就像是在观看照片一样,就算是界者都无法感应到。

  「爹,可惜没有味道,不然就完美了。」已经完全被芮冰白嫩娇躯给吸引住的花殇昧,正蹲在地上,看着水流经过那桃源似的溪谷,用力的嗅着,似乎想知道这个地方会散发出什么味道。

  「哼,有得看就不错了,对了,我吩咐你要在她的洗浴乳里加的催情药,你加了吗?」花天楷笑骂了一句,也不看他儿子,只是伸出双手,在芮冰影像前的乳尖扫来扫去,又不时虚握一把。

  「当然,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忘记,嘿嘿……」

  正在洗浴,满身泡沫的芮冰,似乎感到身上敏感处有些麻痒,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她被叶重舔过后,本来没有自慰习惯的她,在想到叶重的时候,身体就会自动的引导她做那些快乐的事。

  「怎么会这样呢,我不是来的前一天才……唔……」可能是到了陌生环境的关系吧,被放大的孤独感,以及不是自家的浴室,让今天的芮冰,特别的敏感。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就滑到了双峰的梅花,和敏感的珍珠之上,缓缓的揉了起来。

  「啊……叶子……叶子……」叫着叶重的小名,她的手指更加的深入了下面的溪谷,带出浅浅的清流。

  而在另一个房间,两位观看的男人也同一时间掏出了跨下的肉棒,急速的搓动起来。

  「啊——」就在一声低沉的吟叫后,芮冰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双颊通红的看着沾满银丝的指缝,目光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冰儿……冰儿……想不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啊啊啊!」与此同时,一把推开花殇昧的华天楷,也对准了那瀯瀯的嫩谷,射出了一大堆黄白之物。

  芮冰来到天华武场的第一天,就这样渡过了。

  本来,我还以为这两个傢伙会在晚餐里下点药什么的,可惜,他们的胆量似乎就只有这样,每天聚在一起观看芮冰洗澡以及偶尔的自慰,然后再在白天各种大献殷勤。

  这他妈的不就是伪君子吗,我看了都替他们着急,就不会再加点力吗?这样的程度实在无法让我感到快乐。

  还好,在几天后,事情迎来了转机,天罗左家的人到了!

  左家的少爷左凌,一见到芮冰,脑海中立刻就升起了好几种将她压在身下好好蹂躏的想法,可惜的是,芮冰和他同是界者,就算加上华天楷一个,也只有击败她的能力,而没有生擒她的办法。

  「哼!」看着芮冰无视他转身离开,左凌气的肺都要炸了。

  随后,左凌被华天楷邀请进入了房内,而在关上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本少要那个女人,什么代价?」

  听到左凌的话,华天楷和花殇昧直接就傻了,面面相觑,我们都还没弄到手呢,你就要来抢?

  可惜,左家的势力可比华天楷厉害多了,他万万不敢得罪,只好推脱道:「这个,芮冰是我一位已过世好友的女儿,虽然她家也不是什么大势力,可是她本身就是一个界者,我想以我们现在的人手,是不可能有机会的……」

  虽然是在推脱,但华天楷三言两语就把芮冰的来历说了清楚,这样想必左凌也不会认为他没有诚意。

  也是,就算华天楷全力相帮,但面对要逃跑的界者,还真限制不住,这一下,左凌也为难了起来。

  「嗄嗄嗄,终於轮到本大爷出场了,只要你们相信我,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就在众人沉默的这一刻,伟大的殇我终於出场了,为了得到更多芮冰的艳影,帮助这些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道奇怪的电子合成音在房内响起的同时,也关掉了所有的灯源。

  「你……你是谁?」被吓了一跳的花殇昧,第一个叫了起来。

  能够随意入侵别人布满防禦的大本营,这位灰域领者的能力到底有多厉害?
  「你的条件?」还是左凌沉稳,直接问了对方的来意。

  「嗄嗄,左大少就是爽快,我的条件就是,你们要尽可能的凌辱芮冰,让我记录影像,不知你们做不做的到?」收集各种美女的资料,就是我最感兴趣的事。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左凌也不管呆在一旁的华氏父子,直接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那么,我会把行动计划传到你们三个人的行动光脑上,小心,可不要泄漏了……」就算到最后执行计划的只有左凌一人,也还是要将华氏父子这两位地头蛇给拉下水,不然,中途却是会凭空多出几分变数。

  就在室内光线重新亮起的一刻,左凌目光凌厉的看了华氏父子一眼,便开门离去。

  华天楷和花殇昧知道,这件事,他们不帮也得帮了。

  「滴滴滴……您有一封新讯息。」是夜,正在房内打坐的芮冰,听到了从行李内响起的声音。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拿出了通讯光錶的芮冰,点开了那封新寄来的邮件。

  「姐姐快来救我,他们……啊!」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动播放的影像中,出现的竟是她妹妹芮苏充满伤痕的身影。

  「是谁!」发怒的芮冰一下站了起来,及腰的长发无风自动。

  「限你在三十分钟内,到宇宙舰起落区,根据指引,找到一艘我们指定的小型宇宙舰乘坐,不许让任何人知道,也不许带任何武器,否则,你可能再也见不到你妹妹。」一道明显是合成的电子音,不带情感的读出了这些冰冷冷的话语。
  「可恶……到底是谁!」生气的芮冰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她第一时间播通了家里的电话,但是,响了许久之后,完全没有人接,这让她的内心,更加的不安了。

  嗄嗄,此时芮冰的一切都在我的监控之下,她打向家里的电话也不是没有人接,而是直接被我给拦劫下来了,不管她再试几次,或再换其它的通讯设备一样都没有用。

  终於,在连播了五分钟的通讯无人回应后,芮冰按捺不住了,她不敢赌这一切是假的。

  炽风星是一个旅游星,就算入夜,街上的行人依旧不少,所以负责载人的运输工具尽管班次少了,却依然在运作。

  不过为了赶时间,芮冰并没有搭乘那些人多的大众运输工具,而是拦了一辆计程悬浮车,直接前往一个偏僻的半废弃宇宙舰起落区。

  说是半废弃,其实这里现在已经被改造成了私人宇宙舰偷渡的一个起落场。
  在下了车后,芮冰明显发现四周高楼阴暗处里藏着许多的人,同时这里散发着一股令人不太舒服的味道。

  但是那些人似乎收到了命令,只是远远的吹几声口哨,更为大胆的,也只是直接脱下裤子,发出奇怪的声音撸了起来。

  如此髒乱的地方,令她本能的感到厌恶。

  「哇,好美的妞,老子把持不住了,看老子的天降甘露!」突然,一声怪叫,也不知是从楼上哪户发出来的,同时喷出的,还有一大片粘稠的黄浊液体。
  芮冰一个侧身闪了过去,但那股浓厚的男人味道,却是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肺腑。

  「哈哈,老子也要,美女,也接着爷的甘露吧!」像是被激发了狼性,一时间,密密麻麻的精液直接从天而降,就算芮冰是厉害无比的界者,在穿过这段通往起降区的路上,也闪避不完。

  短短一千米的距离,芮冰停下来时已气喘吁吁,与此同时,她那如瀑的秀发,本来光洁的脸蛋与手臂,全部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黄白浊液。

  同时,她身上的衣服也被浸透,若隐若现的完美娇躯,配合缓缓起伏的玉胸,和不断流淌的精液,最终构成了这幅完美的仕女洗精图。

  而她的下身,也不知是因为运动出汗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一块驼蹄型的湿布,显的特别明显,就算她双眸中的怒火再凌厉,也无法让任何男人移开视线。
  可惜,在场没有任何男人,唯一记录下一切的,就只有我殇而已,嗄嗄嗄。
  在被改造过的废弃宇宙舰起落场中,只有一艘看起来低调奢华的黑色小型宇宙舰,令人感觉有些空荡荡的。

  芮冰看着滑开的舰门,知道这艘就是要接走她的宇宙舰,墙上只有几许灯光的漆黑通道,就像是一只沉睡猛兽的大口,一进入就似乎再也无法出来。

  「不,我是界者,就算救不出妹妹,大不了就和他们同归於尽而已,没问题的!」芮冰暗暗的为自己打了口气,走进了这漆黑的通道之中。

  就在经过这段通道后,一扇门打开,视野瞬间就明亮了起来,这是一间佈置非常豪华,足有数百坪的居住间,内里各种生活所需的设施一应俱全。

  芮冰观察了一下,似乎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后,立刻就冲向了同样看起来也是奢华无比的大浴室,她飞快的去除掉身上的所有衣物,扔进了浴室外间的全自动洗衣机,然后进浴室关上门,打开热水。

  半透明的浴室隔墙,是用同样昂贵的空晶石打造而成,芮冰洗浴的身姿,隐约的映在其中。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在进入房间后的一举一动,都被幕后的三人给转播出来,对第一次看到芮冰裸体的左凌来说,刺激更是巨大无比,跨下似有一条巨蛟隐隐化龙。

  就这样,宇宙舰离地,起飞,载着名为芮冰的美女,航向了黑暗的星空。
  夜,更深了……

  同时,为了减少意外,这艘宇宙舰还特地进行了两次空间跳跃,最后来到了距离炽风星很近的一座私人卫星基地上。

  没错,这座私人卫星基地,正是属於地头蛇华天楷所有。

  一小时后,早已洗净的芮冰,在感觉到宇宙舰停靠完成后,来到了缓缓打开的舰门前,这时的她,又回到了那风华绝代的冰山女神模样。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她的脸上多了几分红润,更加妩媚动人。

  「很好,芮冰小姐你果然是个守信的人,现在,请你顺着通道向前走,然后……」就在下了舰艇的芮冰,正在四下打量这座基地的时候,那阵合成的电子音,再度的响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她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对方谨慎的不可思议,并且环环相扣,就好像是一台光脑一般高效,让她丝毫没有机会掌握主动。

  无奈,芮冰只好依着指示,进到了一间似乎是更衣室的房间内。

  「现在,为了检查你身上是否有携带武器,请配合我们将所有身上的东西除去,然后进入到前面的检查通道进行检查,注意,是『所有的』……」阴测测的电子音,准时再响。

  「你们不要太过份了!」芮冰怒喝了一声,但对方却丝毫不理。

  就在僵持半分钟后,基地内的广播再度的响了起来,只是,这次响起的却是芮苏的声音:「姐,你快逃,快……啊啊啊啊!」惨叫过后,却是被对方给切断了通讯。

  「可恶,既然都来到这了,说什么也要见到芮苏才行。」从心中腾起的悲忿之感,瞬间压下了芮冰的羞耻心,她开始一件件的宽衣解带,牙齿咬的嗑嗑作响。
  雪白的练功服下,是一条由白色长布所做成的裹胸,生性传统的她,并不喜欢那些花花绿绿的薄片胸罩。

  但,这种由传统所带来的反差,令在幕后观看的左凌几乎就要把持不住,当长布的最后一丝从那粉嫩的乳首滑落之时,面色涨红的左凌,跨下的巨茎直接顶破了他的裤子,撕拉声响后,比起一般男人要粗长许多的恐怖肉茎,狠狠的弹了出来。

  坐在一旁的华氏父子,也被这恐怖的气息给吓了一跳,暗暗的对比了一下,才发现对方的那话儿竟有自己的一点五倍之多,而且上面隐隐扭动的青筋,更活像是一头巨龙在舒展鳞片。

  这份筋肉控制的技巧,正是九月蓝氏的不传之秘,想不到,左凌竟然把它给练到了自己的阳根之上!

  心中悲忿的芮冰,也不管有没有人在监视,又快速的脱下了自己身上最后的衣物,直接钻进了前方的检查通道之内。

  雪白如瓷的身体,端庄而怒的神情,如竹而正的娇躯,正散发着一股令所有男人都会疯狂不已的冲动。

  在身后的门关上后,整个世界似乎都静了下来,也没有人指示芮冰下一步该做什么,她就这样挺着自己的雪白娇躯,等待对方的指令。

  可是,对方似乎遗忘了她,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被遗忘的本能,又渐渐的回到了身上,芮冰从墙角的监视器中,感觉到了有数个人正在窥视着她,他们的目光,似乎一寸又一寸的在自己近乎完美的身体上抚过,界者敏感的精神,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厌恶。

  因为,当自己越是沉静,越是能感觉到对方的目光中,所隐藏的种种欲望。
  对方像是从虚空中,伸出了一双又一双的大手,在她身体的各种敏感之处抚摸,又卷出了无数充满粘液的舌头,舔上了她两腿间遮挡不住的桃源湿地。
  是的,她湿了,她的精神触碰到了对方的精神,身体不可抑制的产生了最为原始的反应。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喝止有用吗?应该是没有用吧,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要像自己独自一人时那样,解放自己的欲望吗?

  微微颤动的手指,密密麻麻的香汗,显现出芮冰内心的骚动,这一刻,她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只想着该如何对抗来自身体的欲望。

  每多一秒过去,双腿间所流下的银丝便会更多一分,芮冰想夹起双腿阻止,但却不起任何作用,她不知道,她的扭动,让对方的精神力更加疯狂了。

  终於,她下定决心,要用手挡住这个自身最大的弱点。

  可是,当手指覆盖上去的刹那,她的身体彷彿过电一般,颤抖了起来,多么熟悉的感觉……

  就在芮冰失神的瞬间,她的手指,已经遵从身体最原始的欲望,缓缓的揉了起来。

  天啊……不可以这个样子……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了,为何变的如此难以控制,那花蕊般的器官,涨的越发鲜艳,带给她更多的快感。

  快停下……停下来啊……

  身体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珍珠般的雨露源源不绝的从指缝间滑落而下,带起主人阵阵喘息。

  芮冰有些站不住了,她缓缓的蹲下身来,而这一蹲,更是让整个鲜艳的花苞绽放开来,手指不经意间,便滑入了更深的花径之中。

  啊啊啊啊啊——

  我……我……

  失神后的芮冰,不知何时,已变成了如母狗一般,趴在地上的姿势,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更加激烈的手指。

  身后的虚空之中,似乎觉醒了数条巨龙,牠们争先恐后的想要进入这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一瞬间,芮冰感觉自己的花径好像被撑大了数倍。

  再……再来多一点……

  神智有些不清的芮冰,保持着趴跪的姿势,两手向后撑开了自己的肉缝,让那些巨龙般的精神体能够到达自己身体的更深之处。

  随后,她的花心在众人的目光下剧烈的收缩着,然后喷出了大量的液体,脸上露出了到达天国般的幸福表情。

  「那位大人真了不起,想不到竟能将我从黑市中弄到的本源催情药改造的更深一层,让人的精神触觉变的如此灵敏……」就在这时,检查通道对面的门打开了,同时响起的是一位戴着变音头套,跨下青筋腾动的青年男子,正是左凌。
  而他身后还站着两人,正是华氐父子。

  「凌……兄,等您享用完是否也能让我们喝点汤呢?」另个有些献媚的声音响起,却是同样戴着头套的花殇昧。

  「我儿,不可无礼。」目光同样热烈,却更加克制的,正是华天楷。

  三人一走出来,芮冰就发现了,但现在的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她只能微微抬头,想看清这次到底是谁设的局,可惜三人都戴着面具。
  但比他们戴的面具更早映入眼帘的,是三根不断流着涎水的肉色巨茎,彷彿正要享用肉食的野兽一般,那股腥味,远远的就传了过来。

  我是什么时候被下药的?啊,是了,是洗澡的时候……

  听着对面的谈话,芮冰终於知道了今天的一切,从她到宇宙舰起落场外,就已经开始入局。

  可惜,她明白的太晚了,就算是时间回到更早之前,她难道能忍受着全身腥臭,坐一个小时宇宙舰来到这里吗?

  不,这根本就不可能,可见,对方是多么厉害的心理高手!

  但,现在想这些都已经没用了,一根火热非常的狰狞巨龙,已经来到了她双手拉开的粉色花苞上空,滚烫的气息,使她的娇躯阵阵颤抖。

  她不敢想像,刚刚只是被对方精神触摸,就已经高潮连连,如果真的放入,该是何等的销魂?

  糟糕,自己已经连思考都无法控制了吗……?

  「啊——!」就在芮冰晃神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钳住了她的纤腰,然后左凌那根异於常人的阳龙,狠狠的挺了进去!

  位於前方观看的华氏父子,清楚的看到了芮冰的脸上,被插入后一瞬间,眼泪口水齐流的画面。

  她的双瞳上翻,全身抽搐,疯狂的摇着头,可惜,左凌并不理她。

  「快……快停下来啊……」伴随着啪啪的肉体碰撞声,芮冰如泣如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臭婊子,刚才不是只被我们视奸就到高潮了吗?装什么清纯!啪!」左凌的下身就像在掘井的机器般,在每一次快速的抽动之中都带起了无数的水花,听到了芮冰的话后,他也不停,只是狠狠的在芮冰雪白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那……那是你们……」芮冰扭动着身子,努力的想要向前爬动,似想逃离这让她疯狂的地狱。

  但她不知道的是,这样只会更增男人的兽性。

  「躲?我看你能躲到哪去!」越干越兴奋的左凌,直接伸出双手,拉住了芮冰的双腕。

  「啊啊啊——」她似雪的身躯,被拉成了一个弓形,长发如帘的披在身后,胸前那两点如寒冬中绽放的艳梅,一晃一晃的向着华氏父子展现生命的美好。
  而这个动作,同时也让左凌那本来只能肏入三分之二的阳根,完全的没入了芮冰的身体之中,本来咬在她花心的巨龙,硬生生的撞入了花海之中的人类圣殿。
  「我要被贯穿了……要被……」在殿口进进出出的龙首,给了芮冰从未有过的激烈快感,她开始语无伦次的高声吟叫着。

  「停……停下啊……」

  「要……要坏了啊……」

  只是,她那失神的媚态,却让华氏父子更加的难受了,因为,在左凌没有点头前,他们可是万分不敢上前亵玩芮冰,只能狠狠的一下又一下撸着早已泛起白沫的跨下红龙。

  在这让人忘却时间的场景之下,左凌也不知抽插了几千下,突的,他低吼一声,肉茎跳动,一股股白的浓稠的液体,从他与芮冰的交合之处溢了出来。
  「结……结束了吗?」被那股滚烫一浇,让芮冰短暂的回过神来。

  「哼,你可把我想的太简单了!」抽出下身的左凌,也不管在场的众人是什么想法,直接将芮冰转身与他面对面,然后托着臀部抱了起来。

  「不至少让我射个三次,你以为我的体力会用的完?」说完,也不管芮冰惊恐的表情,便又狠狠的挺了进去。

  「唔啊……」为了维持身体的重心,在这样的姿势下,芮冰双手不得不环上了左凌脖子,身体一颤一颤的随着进出的巨龙跳跃着。

  而这次左凌一改前面的狂风暴雨,开始变的轻风细雨。

  他的脸向前埋入了芮冰的脖颈,据那个大人说,这里是芮冰的敏感点,只要轻轻的一舔她就会……

  「啊啊啊——」冷不防的,被舔了的芮冰,发出了不同前面的羞愧呻吟,雪白的肌肤泛起了阵阵的鲜艳桃红。

  本来如小溪般的嫩谷,这时变成了温泉,一道又一道混杂着精液的淫丝,源源不绝的流淌而下。

  左凌也没想到这一舔,效果竟丝毫不逊绝顶春药,於是,他开始用他灵活无比的舌头,细细的游走在这如玉一般的脖颈之上。

  「不可以舔那里……快停下……快停下啊……」一向坚强的芮冰,这时泛起了哭音,难受的乞求着。

  因为,当左凌的舌头每滑过一次她的颈肩之处,戴着面具的左凌,便会和叶重的形像重合一分。

  这使的她无法再压抑着内心的本能,她害怕的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讨厌着这个奸淫着他的男人了,与此同时身体居然还配合的扭了起来,要给这场艳戏带来主动。

  左凌也发现了芮冰的改变,这令他欣喜若狂。

  接下来,芮冰就像是一个最下贱的淫妇,开始主动的亲吻左凌,同时伸出香舌主动的与之交缠,喉中所发出的呻吟是前所未有的媚。

  她为了寻求更多的快乐,白嫩的娇躯完全的贴上了左凌,胸前雪梅主动的与左凌乳首磨擦,盘着的腰腿也夹的更紧了。

  「叶子……再用力干我……再用力……」此时的芮冰正在做一个最美的梦,梦中有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为此,她爆发出了心底所有的想念。

  一阵又一阵喜鹊般的欢叫,开始回荡在这条并不算大的检查通道之中,年轻的花殇昧最先忍受不住,低吼一声,一股股白浊的液体居然飞越了数尺之远,溅了数滴在芮冰正疯狂摇动的雪臀之上。

  但左凌也没有在意,这时的他也忍受不住了,不断的加速着,一股股噗滋的声音从两人的交合之处清晰的传出。

  是的,左凌又射了,漫出的精液是那样的多,彷彿要将自己所有的生命,消耗在这最为美好的一刻。

  「叶子……我还要……还要……」不过芮冰并没有放过左凌,在身体微微抽搐后,又开始扭动了起来。

  有些虚弱的左凌狠狠的一咬牙,想着自己从来就没有怕过女人,便再度挺着未软的肉茎开始抽插。

  他放下了芮冰,开始摆弄起各种姿势,而身为界者的良好体质,让芮冰能够完美的配合着左凌的摆弄。

  不论是单脚上劈的一字马,还是后仰撑地的大剪脚,芮冰都能完美的实现。
  左凌就像得到了最为心爱玩具的孩子,不断的试着一些从未有过的身体极限,而芮冰,则是最为完美的试验品。

  这些淫靡无比的动作,也终於让华天楷忍受不住了,就在芮冰一次后仰撑地的过程中,他喷出了浓浓的生命精华,准确无比的洒落在了芮冰那妩媚无比的娇颜上。

  芮冰来者不拒,伸出她的丁香小舌不断的在嘴边游动,将一股股浓烈无比的白浊液体卷入口中吞嚥。

  她就像在品嚐世间最美的食物,满脸幸福。

  又战了许久,左凌撑不住了,狠狠的按下了芮冰的头,让她呜呜的叫着,同时灌入了可能是今天最后一次的剩余精液。

  「咳咳咳……」这一次的量虽然少了一些,但还是令身躯娇小的芮冰有些承受不住,来不及嚥下的一些居然从她的鼻孔之中满溢出来。

  「好了,本少累了,接下来就随便你们玩吧,我先去休息。」终於软下来的巨茎,看似有些萎靡不振,但尺寸却依然巨大。

  说完话后,左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而在身后趴在地上的芮冰,却是抬起了手,似想挽留。

  不过,她的视线很快的便被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遮住了,这两个男人也不清理,便直接拉起芮冰,一前一后的贴了上来。

  花殇昧不敢和父亲争抢前面的肉穴,只好站到芮冰身后,掰开她沾满淫液的雪白翘臀,随便涂抹了一把,便插了进去。

  「不要……不要啊……」感觉到体内前后齐动的两根巨物,芮冰猛烈的反抗起来,可是刚经过场大战的她,却是没剩多少体力了,这反抗,也只是更加的刺激了华氏父子。

  「刚那左少似乎嫌髒没玩,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芮冰师姐的第一个后院访客,嘿嘿……」花殇昧一边抽插着,脑海中一边浮起了这样的思绪。

  就这样,华氏父子不知疲惫的肏着哭泣的芮冰,似乎再也不愿分开。

  三天后……

  除了一身雪白练功服外,下面全部真空的芮冰,神色複杂的望着这个带给她无尽耻辱的卫星基地。

  原来她的妹妹并没有被劫走,而那些她所听到的声音,看到的画面,只是被灰域领者中的高手给透过光脑合成出来的。

  这时,冷风一吹,裙下赤裸飞扬的芮冰便再也不管这座基地,向前踏入了回程的宇宙舰。

  只是,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和沿途不断滴落的白色浊液,似在向世人诉说着什么。

  至此,关於炽风星发生在芮冰身上的事情也告一段落,而这段故事,却是叶重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好了,说完炽风星的故事,下面该换哪个故事好呢?我殇大爷可是非常乐於记录和分享这些东西的,但是,我也想看大家听完故事后的心得,记得多多回覆你们的感想,这样我才有更多的动力与大家同乐,嗄嗄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